[喻王]西风不相识7(安张部分)

    安文逸走进浴室的时候张新杰刚好洗到一半,依旧是冰冷的水直接淋在身上,浇灭四周的热气一般,好似他一贯的风格——冷静到极致。等把身上的泡沫都冲干净,他会拧干毛巾,然后从脖子到脚踝一丝不苟地用力擦拭一遍,擦干的同时帮助身体回暖。

    他们都没戴眼镜因而看什么都不真切,隔着其他几个龙头蒸腾而出的水蒸气很快盖过了人脸和其他部位。安文逸走到了一个空着的龙头前拧开了冷水阀门,彻头彻脸浇下来的凉意令他霎时一个激灵,他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就冲回了更衣室。...


+

[喻王]西风不相识6

    卢瀚文听见预备铃响的时候人还在教室外面疯得满头是汗,生怕一溜烟跑过去不知会在门口撞上哪个教员,索性脑筋一转,翻窗一个轱辘钻进了教室,可是不凑巧的,外套勾住了固定窗子的锁扣,眼看他就要因为失去重心跌个四脚朝天,正拉了把椅子准备在教室后排靠窗位置坐下的刘小别就伸手把他捞了下来。


    卢瀚文惊魂未定,偏要人小鬼大得没事人一样,像模像样地拍了拍蹭脏了的裤腿,一抬头还没来得及“英姿飒爽”一把,就因为看清了刚才捞他的人而笑成了一朵喇叭花。...


+

[喻王]西风不相识5

2.2日22时40分,原地已更。

(请宽恕我本节末尾那苏得不成样子的……发挥……_(:з」∠)_ )


        喻文州把最后一拨人送出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宽敞的主干道每隔几百米都亮着样式古朴大方的灯,他喝多了点酒,落下最后一道锁,两手空空得准备边散着步往住的地方走。拐过微草学堂门口的时候,远远就依稀看见路灯下有个人影。王杰希抱着臂靠在灯柱旁,瞧着这个平日里文绉绉的生意人带着点醉态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


+

[喻王]西风不相识4

    王杰希先是一愣,接着黯淡了神色,他抚了抚袖口的皱褶似乎在想这个冷不丁的发问该从何说起:“方先生于我有大恩,然微草学堂亦不能阻其去留的。”他拿捏着措辞,堪称谨慎,因而言语之间又有了些许疏远,“上一次听人说提及,说是去了帝国首府,所为何事却是不知道了。”


    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里,方士谦就是像是一个高深莫测的隐士,换着不同的身份,暗地里帮衬着王杰希和他的微草学堂。喻文州原本也有备着给方士谦送一封拜帖,既是连王杰希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便也打消了念头。...


+

[喻王]西风不相识3

        所幸到了洋楼张灯结彩,开门迎客的那日,天公赏脸给了个大晴天。王杰希打着身暗红色的马褂和邓复生谈着来年的新计划,快走到街口了,老远就看见喻文州仪表堂堂得摆出了东家的姿态,总觉得有那么点碍眼。邓复生则更是惦记着,又怕让人看出来说微草学堂的人小气,不好发作。临到楼前,喻文州看见王杰希,眼神里便有了点不一样的东西,那个如骑士一般忠厚的老实人便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没有丝毫驻足的,往屋里去了。王杰希自己都觉得老邓未免失了礼数,正要和喻文州致意,却不防被喻文州一下子抓住了手腕,后者侧身往前跨了一步,半个身子挡在...

+

[喻王]西风不相识2

       微草过了月中就放了假,学堂一下子空了下来,唯有邓复生和王杰希偶尔出入,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年前王杰希最后一次见着喻文州时,他正一脸认真地听叶秋说着话,时不时地四目相接,眼里有熟悉的笑意,嘉世的舶来品一直和洋行合作得很不错,互通有无也才有了如今这东街第一楼。虽然和嘉世立在码头的三层红砖新楼不能比,仍是方圆几里,除了红墙绿瓦的微草学堂以外最别有韵致的一处景致。两人说着说着,临得近了,影子几乎被斜阳映成重叠的暗影,王杰希才打起搁在门房的伞,还未来得及感叹这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奇事,愣了会儿神。眼前是蒙蒙细雨,身后是霞光漫天...

+

[喻王]西风不相识 1

架空民国风(X

实在是因为做了一个君主立宪制下的联邦自治政府设定的关系|||

设定上的不合理请温柔地留言给我~感激 _(:з」∠)_


0

       ——为便于自治管理,联邦政府沿用“荣耀堂会”制度,每年六月初六,会有一位最出色的年轻人带着堂主令出现在荣耀堂会。持有此令者将有权在一年的期限内干涉、参与、及驳回联邦自治区政府在管理运作期间提出和产生的各种议案。时值联邦二十六年,上一年的“荣耀”归于蓝雨洋行。


1

  十二月初,下了那一年最冷的一场雪,没有预兆得盖满了大半个京城,街亭廊苑旁的银杏落了遍地的...

+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