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无言以证·Record 3·下

    他并没有睡过去很久,醒来的时候依旧浑身酸痛四肢沉重,却终于感受到了累。喻文州接着做了几个简单的问询,建议他可以先休个假,关键是好好睡一觉。


    “可是我没有那个时间。”他自嘲得笑了,“因为从小处处不如人,我总要付出比常人多很多倍的努力。不敢放松自己,怕哪一天就失了力。”

    “所以你有一点强迫的行为,并且很爱整洁。”喻文州轻描淡写,“其实一天洗十几次手已经是最轻微的症状了,我觉得你应该自己试过‘皮筋疗法’却未能见效。”  ...

+

[喻王]无言以证·Record 3·中

     喻文州正提着手冲壶泡着两人份的咖啡,昨天那件沾了墨迹的衬衫,污渍的颜色已经明显减淡,被他折起露出一截上臂。曼特宁咖啡又常被称为“正气剂”,恰如其分地绽放着的香气,缓和了晨间紧凑的时光。等喻文州收拾妥当在玄关刚穿好鞋,王杰希夹着文件夹也俨然一副要出门的模样。


    “我早上约了访客,你怎么?”

    “老教授的手稿修订到一半,去所里查点案例资料。”

    喻文州走...

+

[喻王]无言以证·Record 3·上

  4月6日凌晨2点原地更,撒糖撒的不要钱。

上部撒白糖,下部讲病历。就酱。

——————————————————


      人这一生总逃不过红白二事,就算不是自己的,也有别人的份需要分享与分担。


      上个月,心理治疗与研究的行当里,又陨落了一位老前辈。老先生身前在精神分析领域成就昭然,虽然因为他后期的工作重点转向了用精神分析法对边缘性人格障碍作干预和治疗而引起了一些争议,但他在精神分析领域的建树毕竟是举足轻重的。...


+

[喻王]无言以证 Record·2

Record·2

[4月16日修改,少了一段,以及调整了末尾的顺序]


    “你最近怎么了?中彩票了?还是老冯批了你的假了?”喻文州搁下了咖啡杯伸出手五根手指在王杰希跟前晃了晃,王杰希终于回了神,却仍是若有所思得看着喻文州。

    “到底怎么回事?”左右不过是一个星期的时间跨度,却时常有双人咖啡和下午茶点的招待,王杰希最近的感情表现实在是有些微妙,因这异样的热度和频度,再瞅一眼王杰希此刻看着自己的眼神……要说欲求不满,这也太离谱了点。喻文州低下头去翻王杰希桌子上的教案——他又...

+

[喻王]无言以证 Record·1

无言以证

Record·1


 喻文州坐直了身体,等着他面前的病人开始自我叙述。可是对方似乎并不急着想让他了解困然已久的病症,以一种极为闲适,放松的态度环顾了一下四周。


病人很放松,这是好事,喻文州的诊疗室在院所的角落里,僻静并且鲜有人打扰,透过窗外可以看到一丛紫竹林,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总是能传进耳朵里。


但是他面前的这个病人此刻的神情,显然也太过放松了。他不由得低头看了眼病历资料,除了必要的姓名电话之类的信息,一片空白。


“请问您是哪里觉得不适呢?”

“你知道我是谁么?”他的咨客开始摆出抗拒的姿态,接着是...

+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