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心手相壹·下(0.8)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适用在那么多的场景里,日久弥新的感觉让偶发性事件更打动人心。直到凉凉的鼻尖被脸颊蹭热了,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喻文州依然有些霸道地不松手,联盟高管难得一见的孩子气。临下车时甚至差点把对联落在后座的真皮垫上,王杰希替他拿了。而等回到房间里,刚换下一身衣服就被赶去洗澡,披着浴袍坐在沙发上边等喝的水开边擦干头发的那点时间里,喻文州愣是在晚间新闻的背景音中歪在沙发上睡着了。经历了长途飞行后临时见家长这样的安排,当紧绷的状态不复存在,曾精挑细选的家装全然是慵懒和惬意的代名词。王杰希早料这样的结局,就赶紧给这人擦干了头发,把人弄醒了让他回床上去睡。 

    第二天清早喻文州从长梦中醒来,电子闹钟恰好停在7点06分,只是他没有看见。手环没震,王杰希也没醒,说明大约还能再睡一会儿。他们都习惯侧卧,这样的角度正对着王杰希无防备的后颈和后脑勺顶上的发旋,盯着看了会儿就渐渐没了睡意,想伸手搂过王杰希的腰干点什么,却在被窝的那端被握了个十指相扣。良好的作息总是不给忙碌的人任何惫懒的理由,于是他们新年里的第一个二十四小时就这样开始了。

    王杰希在泡咖啡的时候连打了两个哈欠,喻文州在旅行箱的侧边袋里翻出两盒维生素,昨晚的西服被没有时间打理的主人扔在沙发上,赞助商送的礼物被一双更灵巧的手系在领子上,他们穿上外套出门的时候晚起的太阳刚刚照亮半座城池。等抵达楼层的时候恰好过了每天住院部清晨最忙碌的节点,喻文州提着一袋橙子和一只红色封筒,推开虚掩的病房门的时候,庄教授正带着老花镜看报,刚准备拿下眼镜看看来者何人,就隐约认出了喻文州身后的王杰希。待他把两个人都认清了,和蔼得喊两人往自己跟前坐。

    王杰希从小就认识这位老先生,回大学念书的时候更是去旁听过他的理论课。庄老是老爷子那辈人里为数不多的从一开始就支持王杰希“剑走偏锋”的存在,在识人识时务的问题上有着极高的声望。寒暄几句,便知道了喻文州的来意。

    “小冯也不是个糊涂人。他喊你来见我一来是他珍惜你这个人才,二来是想让我定夺,给你个方向。”他把手上的报纸对折收起来,平视喻文州。“可在我看,你心里已经有了见地,也有了主意。”老教授说话慢条斯理,眼神却很犀利,若是一般的人,被他盯着,应该会有种“如芒在背”的错觉。

    “是,其实回京之前,就想好了。原本也……未曾想到您病了,那一定得来看看您。”喻文州对答得不卑不亢,“原本也只想走个过场”的说辞被他吞了后半句,诚恳真挚地表述自己的观点,又不轻易得罪人。

    “人老啦,不中用。不过现在医学发达了,也不是什么大病,还行吧。”他转头看王杰希,“你爷爷的身子骨,比我可就硬朗多了。”王杰希边打马虎眼说着“还是老样子呀”边把装着对联的封筒递给他。“良禽择木而栖。你们既然吃透了这个理,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你爷爷,是个有福气的人啊。”他让王杰希凑到自己跟前,装模做样地悄悄问他:你准备什么时候毕业?

    王杰希笑着说,是时候了。

    喻文州回程的路上一直在想,王杰希是什么时候猜到自己打算留在联盟的想法的。是今天庄老的一番话,还是更早的时间。难得今天剩下的时间里都没有安排,他觉得这事儿也可以慢慢计较。

    在附近的西餐厅吃午餐的间隙,王杰希掏出手机分别在天猫超市和一号店各下一份订单补齐生活所需,除了宅男必备的碳酸饮料,方便面和零食薯片之类,还有燕麦片和杏仁茶,他觉得是时候督促喻文州戒断一阵子的咖啡因。既然他不急着升官发财,这个年假似乎可以过得比较清闲。

    原本以为计划万无一失,可魔术师也没能预料到竞争效应下,商家近乎变态的送货速度。

    [下文戳链接有惊喜]

    http://chuantu.biz/t3/6/1460274225x3738746601.png

 

    -TBC-

    还差个尾声……这篇随便写写居然也写得如此艰难。_(:з」∠)_

评论(7)
热度(54)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