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心手相壹·中

    大众艺术作品里常见的三方会审多边会议的局面并没有发生,喻文州礼数周到,王家人分寸自知。而且原本在王家,过年只最看重年夜饭和大年初一,所以初二晚上原本家里就只剩下老爷子,王家爸妈和王杰希的堂妹,小妮子刚上初中人小鬼大,听说了哥哥今晚在家里吃饭,就怎么说都不肯跟自己爹妈出去拜年了。喻文州进门的时候跟在王杰希后面规规矩矩地给长辈拜了年,直走到小姑娘跟前时才想起来自己没准备红包,小妮子也丝毫不生疏,张口就喊他“文州哥哥”,等喻文州坐下了又凑近了和他咬耳朵“今年大哥红包给了我双份的,你知道为什么吗?”王杰希就站在旁边听得清楚,反手拍了拍她的小脑门,才挨着喻文州坐下。

    因为两人到得就有些晚,简单寒暄之后就上了饭桌。喻文州也不拘着,坐在王杰希旁边默默地听大人们说话,说到自己了再适时出声,火候都拿捏得正好,连回老爷子话音量要抬高些都照顾到。虽然王杰希很早就给爷爷买了最先进的助听器,可老爷子总怕依赖上这些科技小盒子,也不怎么见他拿出来用。

    “外交学院的庄老您还记着他不?”喻文州听见王杰希起了话头,低头继续喝汤。“他昨儿个进医院了,急病。这年恐怕是过不太平了。”

    “人老了……不中用。”老爷子端起碗喝了口热腾腾的黄酒,缓了缓才接着说:“是该去看看他。”

    “是,明天我准备和文州一起去。”王杰希这话一出,王爸王妈都抬起头来看他,“他病了的事,还是刚在路上文州和我说的,原本他今天就准备去给庄老拜年。吃了闭门羹,我才把他带家里蹭饭来了。”

    “大过年的,是不能让朋友一个人在外面瞎转悠。”王妈接过了话头,“小喻你吃啊,多吃点。”

    喻文州喝完汤点点头,虽然已经饱了,仍就近拈起了一个奶黄包。一顿年饭吃得波澜不惊已是极好,最后他续上一杯茶水,安分地坐着。等不多时老爷子也吃完了,擦净了手慢悠悠站起身,就喊他:“小喻啊,那你随我书房走一趟,明天替我带一幅对联过去。”

    喻文州应了声,也没多看王杰希一眼,只当是老爷子的嘱托。临起身的时候王杰希也站起来帮父母收拾碗碟,手背蹭着手背,王杰希反手握了一下他两根手指,过电似地放开了,各自离席。

    王杰希在回程的路上和喻文州说了来龙去脉:多年来家里人对王杰希的种种突破常规的行径已经习以为常,只是之后一直没听说有交往的姑娘,有热心的长辈就总想给他介绍对象,王家家风开明觉得这些事只随着孩子自己的意思就好,偶有穷追猛打的撞上了他就把脸色往哪儿一放。但自从他和喻文州同居之后,互相影响之下些微的改变长辈都看在眼里,据实以报怕一时难以接受,一直瞒着也不妥。索性先斩后奏带人回家,算是下策中的上策吧,但究竟不是王杰希的风格。

    “老爷子一眼就明白了,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一侧的脑袋偏在车窗上,浅褐色的光影衬着黑夜与黑发,看不清轮廓和表情。王杰希握紧了手中的方向盘。

     "小年的时候我回了趟家,挑着给爸妈讲了一些我们的事,当时他们……有点似信非信。"王杰希平铺直叙地回溯,前方遇上红灯,不急不缓地带上刹车,停稳,“感觉和爸妈没法再深入下去了,我就去客厅倒水,结果爷爷就站在厅里,看着我喝了两口,把我叫去了书房。”信号灯明灭,喻文州不自觉地攥住了掌心。

     “他给我们写了什么?”

     “此中有定影,万古流不去。”喻文州说完抬头看他,而王杰希的眼渐渐地似是有光。

     长孙自小享受老人独宠,天资聪颖更是备受重视。王杰希最初求学的那九年,学校都毗邻老宅,自是跟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家里人也越发觉得他的脾性和老爷子最是相近。隔代教育的好处使得他打小有确定的目标,平稳的心态,和大气的处世风格,不拘小节又个性十足。

    “那晚是我长那么大以来,和他历时最久的一次谈话。然而我一直到第三天才反应过来,其实他一开始就已经接受了。那个年代的人……走过太多坎坷不平的路,也见过更多不一样的光景。”王杰希把车倒进地下车库,刚挂好挡就被喻文州扣住了五指,他忽然有点想笑。来来回回这点时间,喻文州其实很紧张,也亏得他能装作毫不在意,依旧表现出色,一直到此时此刻。

    “不过他老人家说了,他只是不反对。不会去说服我爸妈。所以……”

    王杰希终究没能把话说完,就被喻文州吻住了。


    tbc   > < 

评论(4)
热度(48)
  1. 永慕山河昼时亿 转载了此文字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