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心手相壹(上)

  这是喻文州过的最不得消停的一个春节。往常这几日无论告假,留队,独处或者小聚。他都有一应的对策,可以既顾得上亲善妥帖又能有几分余暇休整。而这半年间,他作为特别助理接管了联盟半数以上的事务后每天忙得快要精分,好不容易陷在黎明前的黑暗里,等着往返广州出席完活动再录几个视频祝福就回来安生过节,临回来的前两天,冯主席总共给他打了三通电话一再说上级领导节后想要与他见上一面,言外之意是有直接要把他调任更高管理层的打算。老冯是又欣慰又心疼,还没顾得上想得找几个人来接替一个喻文州,只一心劝他是时候把未来重新规划考量。喻文州挂着蓝牙耳机,在电视台演播大楼的准备室,边看着将要录制的视频大纲,边诚心诚意地接受冯宪君对他落地北京后的一些额外的安排和交代。

    喻文州不是没料到会有这个局面,各大赛事推动着产业飞速发展,影响力和财报呈现的走势都十分可观,而与此相比,可以推动和维持这个产业继续发力的人实在太少了。即使事情的进展比他预料得还快了些,他依然暗地里做了些功课。

    只是他工作忙成这样,除了一门心思扑上去,隔三差五睡办公室,也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因而这大半年虽然一半以上的日子都在北京,却依然和王杰希聚少离多。当初因缘际会,心生的那点好感都攥得紧紧得生怕醒来以后大梦成空,数年赛场上下的交集,点滴凝结成了交心,春生夏长之后收获了如火如荼的爱情,一并在脚下铺就成了彼此迈向未来的路基,而后他被砸下来的桩桩件件琐事推着向前赶路,纵使有心,也难分得出力去多加关注,心里也因此积下了一层裹着一层的愧疚与相思。

    在广州料定了贺岁晚会和其他要紧的事,喻文州在正月初二只身一人赶往机场,路上他给王杰希发消息,说下了飞机会先赶去给一位老先生拜年,然后再回住所,省得王杰希大过年得还要从家里出来到机场接他。

    王杰希知道他说的“家里”指的王家老宅,而他要赶着去给拜年的那位他心里也有了些数。半个月前就知道喻文州“空中飞人”的模式会持续到农历新年,他索性回老宅陪着爹妈小住了几天,顺便看管放了假在四合院里撒野的小一辈。小年夜的时候又伺候爷爷裁纸磨墨写对联,尽些长子长孙的孝——他退役已有些年,把半副青春都留在了微草,离开的时候头也没回,自然没有留队任教。回学校读了些书,大部分人都以为他会接管家里的生意,他却直接埋头图书馆做起了课题。没人知道他这个书准备念多久,出不出国,深不深造,分寸全在他自己。

    大年初二的时候他回了一趟自己家,当初以投资为名购置的房子宽敞宜居,彼时父母也没有多想自然就没有意见。收拾了一下午,总算有了些烟火气。从茶柜里取了大红袍,刚添上开水,就听见门口钥匙的响动。喻文州提着旅行包现身玄关,一身的风尘仆仆,还来不及收拾,就站定在久未相见的恋人跟前。

    “新年快乐,我回来了。”喻文州边说边往里走,说完虚搂着王杰希,就着恋人的手喝了新年的第一杯茶。

    “老先生大年初一急病,我跑了个空。”喻文州边说边解下围巾,全国上下从北到南刚经历过一次寒潮的洗礼,屋里的暖气格外像是已经到了人间四月天。

    “那么不巧,要不要紧?”王杰希看喻文州摇头,接着把快客杯里的水满上,这才回过神来已经快五点了,“我还要回爸妈那里吃饭,你……”

     喻文州已经脱了一半的毛衣,只剩一双手臂还没从保暖衣物的束缚里挣脱出来,头发有些蓬乱,他眨了眨眼,似乎没料到这是怎样的展开。

    回忆里喻文州见过王杰希的双亲,还不止一次。头一回是王杰希在微草主办的荣耀嘉年华上退役,彼时他们两人尚且情浓,有机会总设法让对方在自己的视野范围内。王杰希独自在舞台上谢过粉丝、队友,把王不留行郑重地交到高英杰的手中,然后边回到台下边和所有人挥手致意。喻文州盯着他,笑着看,不时鼓掌。身旁的卢瀚文到最后都没弄明白那天队长迷样的好心情是源自何处,明明全明星团体赛的时候,索克萨尔仍然是第一个被集火的。

    嘉年华临近尾声,观众陆续退场,然后是各队依次离开场馆搭乘大巴。喻文州这次提早了几日来b市,之前就把队里队外的一应事务都交代好了,光明磊落地说自己要再去和王队打个招呼,就转身进了准备通道,结果迎面走来了王杰希和王爸王妈,饶是魔术师再怎么擅长出人意料,也不可能顺道就开城公布说“爸妈,这是我恋人。”意外之余,喻文州随口找了个由头和长辈匆匆打了照面,又径直往里走去。

    喻文州刚脱下毛衣,脑子里就蹦出来了在退场通道的这一幕。开水壶的加热指示灯变暗,王杰希把快客杯里的水又添了一回,等出了茶汤,喻文州已经背过身去准备把羊绒衫也脱了换T恤,脊背中间些微的凹陷,原来这人再忙也有在持续健身。王杰希伸手拽住了羊绒衫的一角,“这件别脱了,找件衬衫吧,晚饭跟我回家吃。”

    “那我是不是该去买一副鸡鸭……”喻文州抓着王杰希的手腕转过身,把人拉到跟前亲吻。从“大眼”一路亲到唇角还嫌不够,准备再来一遍的时候被王杰希推开,“赶紧的。”

    喻文州笑盈盈得看着他,“五分钟。”


tbc

迟到得一塌糊涂的喻总生贺&依然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读条读了很久才找回些手感,然后发现自己依然爱爱爱不完~


评论(3)
热度(59)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