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秋风辞(完)

      联盟大楼下,车水马龙的四车道对过是一整排的银杏树。每年最为忙碌,连带天气预报也不太准的时节里,悄然间满树变了黄澄澄的样子,让进进出出的人们惊叹一叶落而知秋已深。

      喻文州的办公室在七楼,横向连坐的格局,市场部和运营部就是他的左膀右臂。叶修第一次来的时候说这种网吧连坐开黑的架势,难怪一有什么负面消息和总能在第一时间里平息。副主席办公室门口没有助理台,他的第一和第二助理分管公关和行政,就这办公室门口走廊的两边拥有各自独立的工作区域。第一助理是新来的,B市姑娘,入职前是微草战队的公关经理,肉眼可见的王杰希真爱粉。第二助理是从实习生开始便在联盟扎了根的蓝雨粉,故而喻文州第一次请她们吃饭的时候,真切地感受到了饭桌上看似温和大度实则暗流涌动的诡异。当性格外向秀外慧中的第一助理去化妆间的时,他忍着笑给王杰希发了个“救救我”的搞怪表情,一直到送两个姑娘上了出租车,才得空掏出手机查看王杰希的回复。

     “不是说和手下的人吃饭么?遇见谁了?”

     “遇见了我们过去的时光。路口接我?刚喝了点酒。”

     “等着。”

      喻文州吹着夜风走到联盟大楼斜对过的路口,路灯很亮,照得银杏叶儿一片金灿灿的,王杰希把车停到他身边的时候看他还在低头对着满地的落叶发呆,就将头盔直接扣到了他脑袋上。

      四个轮子太堵,两个轮子的机动性更佳。多数人料想不到魔术师也有叛逆不羁的一面,有时候那辆SUV索性停在车库里积灰。当初买公寓的时候就考虑过出行和上班的交通,故而现在的远距都在游刃有余的范围内,除了偶尔那点不安分的摩擦摩擦,简直完美。

      所以刚带上房门还没来得及放下头盔,王杰希就被喻文州压在了大门上,大有“回忆过去时光”的意思。几番喘不上气来的人“失手”把头盔掉在了行凶逞欲者的脚背,喻文州吃痛却反而提起膝盖顶在王杰希两腿之间。纠缠之下等一起倒在沙发上时两个人都是衣衫不整气喘吁吁,要说荒唐倒也不至于,与平日里各自的形象自然是大相径庭。

      等闹得肆意又尽性,两个人都是一身的黏糊。王杰希半个身子压在喻文州身上,十指交握,能感受到无名指上式样简单的银圈碰在一起的微妙触感。原本就是温度最为适宜的夜,趴着歇了会儿,迷迷糊糊间被喻文州喊醒去清理。在浴室里腻来腻去又忽然来了感觉,难免又要食髓知味得再来一遍。

      第二天他浑身脱力得醒来,喻文州早上班去了。哦,临走前还给他做了早饭。

      喻文州一觉醒来效率奇高,一个上午的时间把预定要一天完成的工作都做完了,还连带了助理的份。门外的两个小助理百无聊赖刷了一个上午的网页,熬到十一点半准备再撑半个小时下楼买饭,刚打了个哈欠眼角还挂着泪,就在门口看见一个不得了的身影。第二助理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能说会道的第一助理已经迎了上去。“叶神啊,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今天是和喻总约饭么?”

      叶修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朝另一边点点头,就敲开了喻文州办公室的门。他的门没锁,此时正摆弄着一台胶囊咖啡机,听见响动回头看见叶修,顺势就问他要不要也来一杯。

     “不了,你这儿的清咖苦得跟什么似的。”他大喇喇地在真皮沙发上坐下,“中午找杰希一起吃个饭吧?下午我找他有事。”

     “你和他说过了?”

     “当然,你朝九晚五准得和张新杰一样,他那飘忽的日子过得,比我们都忙。”

      喻文州抬手看了眼表,表情有些微妙地说,“这个点,可能才吃过,我直接喊他过来吧。我们叫外卖?”

     “你们居然也会吃外卖?”

     “难得你来。”

     “呵,我不拆穿你们。”

      当王杰希出现在联盟总部办公楼的电梯里,新人助理刚在楼下解决了午餐咬着汽水吸管走进另一趟电梯,并正巧在电梯上遇见了送披萨的小哥,一看是喻总点的,刚赶趟儿接过了手,就在七楼看见了站在门口等人开门的王杰希,惊得一时忘了是应该摔掉手上的汽水还是滑脱举着的披萨以表示自己的喜出望外。

      结果王杰希到是一眼把人给认了出来,边打招呼边接手外卖。等助理刷开了玻璃门,反倒省下了不必要的寒暄,在微草仅打过两次照面的她也只能目送看着王杰希关上了喻总办公室的大门。

      此时叶修已经将一个平板接上了显示器,“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边吃边看。”大屏幕上播放的是一段荣耀团队赛的游戏视频,从未见过的10打10的阵容,两边都没有治疗。平均每90秒就有一个角色倒下。

     “这是上个月世界邀请赛的视频,你们都看了。有没有注意到美国队的那个魔道学者?”

    “全场的焦点人物,无可争议的MVP,赛后数据击杀、输出、策应都居于榜首,走位数据也非常精准好看。”在工作上全心投入,又始终关注荣耀赛事,喻文州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大赛。

     “这还只是表演赛。”王杰希出声提醒,不过似乎他对刚才喻文州所说的,并没有什么要补充。

     “没错。这个数据是不准的,因为他打得太放松了,这一场算是超水平发挥。觉不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

       其实叶修这句话问得水平并不怎样。想王杰希当年之所以被称为魔术师自然是因为他变幻莫测的打法,要是让人能摸到其中的门道那还叫魔术吗?但是叶喻王三人何等的熟络,另外两人自然知道叶修所指的眼熟,是种感觉。

     “这个选手,十三岁注册,土生土长的美国人,至今没有败绩。要不是他父母起初反对他称为电竞选手,我简直要怀疑这孩子的胎教就是’如何操控一个魔道学者’。你们俩,帮我分析分析呗。”

    “联盟的数据库终于不好用了?”王杰希说这话的时候还盯着电子屏,连思考把问题抛给谁都省了。

    “因为联盟的数据库里,也从来没有你的王不留行啊。”喻文州说这话时居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憾,倒是让叶修回想起了有些不堪回首的过去,“唉,你是一退役就解放了。哥当时为了保住君莫笑那点数据,一直把数据库维护到小高接过王不留行,黄少天,韩文清,张佳乐,就连孙哲平,哪个账号对练ai的数据我没给修正过?到现在还带着这帮小屁孩打国际赛……文州啊,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的份儿上,等你升了主席就批了我的退休申请吧。”

    “上下级搞反啦,叶副局,等真到了那时候我还得指望你呢。”喻文州四平八稳地端起了咖啡杯,打了多年的官腔信手拈来。王杰希忍着笑斜眼看叶修,后者摆出一脸“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自顾自把话题扯到了正事上。

    “按照去年的成绩和今年的新赛制,我们很可能在半决赛上遇到这个人。就算ai对战课程仅是适应性和应变能力的基础训练,我也需要你协助技术部把王不留行的数据调整一下,又该到你魔术师出手的时候啦。”

    “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就这么定了。”

      喻文州想也就叶修能倚老卖老到要王杰希出力也不问过他的意思了,看在他一心扑在为祖国争光添彩的事业上,更是说什么都不能让这栋梁激流勇退。

      喻副主席打开了备忘录,往里添了这么一桩。

      谈完正事,闲聊了不多时叶修就撤了。离喻文州下班也差不了这两个多小时,王杰希索性在里间的休息室打了个盹。等一起出了办公楼,太阳刚下了山,路灯还没亮起来,一整排的灰黄色的银杏像是在无声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回家该把被子翻出来晒一下了。”

    “明早一起弄。”

    “成。”

       ~fin~

——————————————————————

    时令小甜饼~一发完结     

评论(8)
热度(117)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