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有生之年[完]

正文完整来一发。本来想连着番外一起发,奈何LFT不纵容我。T.T


有生之年

喻文州X王杰希

 

如果不是黄少天生日聚会上的那一首歌,王杰希觉得他的人生和常人并没什么两样。

即使他给那么多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无论是变幻莫测的打法,还是天生异象的双眸。

 

王杰希一向只坚持着他认为应该坚持的,他的天赋和经验日积月累着旁人看不出的那点自负。然而有一天,潜藏在暗影斗篷之下这一丁点的不可一世,被另一个人不经意地戳破了。

 

第六赛季的决赛场上,喻文州的精细到可怕的谋算,反借一个蓝雨自己制造出来的破绽,撕开了微草的防线。

 

王不留行意图反追,短小吟唱和基础伤害技能不间断地落在索克萨尔的身上,喻文州的手离开键盘的时候,结束了另一边的战斗的夜雨声烦提着剑已然拔刀。持续地爆发,顶着不到三分之一的血线,剑圣压制着魔术师以血换血。

 

微草蝉联失败,蓝雨首度登上最高领奖台。

                                                                                                                                         

王杰希看着对面激动地跳着,热泪盈眶着抱作一团的蓝雨战队,无不遗憾地松了松自己发胀的左手,回首故作轻松地对队友安慰:“打得不错,明年再来吧。”左眼的余光瞥见被黄少天紧紧抱着的喻文州似乎在看自己,偏了偏脑袋回望过去的时候发现对面那双眼睛,在欢呼声响彻场馆的人群里,在喜极而泣的搭档怀里,冷静依旧。

 

就这样对视着,喻文州的眼里甚至没有波动的涟漪。在这般杰出的后辈目不转睛的凝视之下,魔术师垂下了眼眸。他后来一直没明白,那一刻自己从自己脑海里渗出的那种奇异的感觉是什么。

 

他以为这样的插曲,会和自己在过去遇见过,或者在未来里将要遇见的所有桥段一样,被记忆所舍弃。

 

直到第七赛季微草再度折桂,俱乐部提前放了众人的休假。没过几天王杰希就接到了喻文州的电话。

 

“刚下飞机,王队你还没把地址发我吧?”

这时才想起喻文州已经空降B市。前阵子叶修嘴欠得把自己在B市买了房的消息在职业选手群里给透露了,恰好喻文州要趁着夏休来B市办点私事,就找了王杰希蹭住兼地陪。虽然当时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唐突,在喻文州完美的说辞下还是应了下来。

 

然而纵使因个人的出色表现被授以“魔术师”称号的他,也绝对不会料到,喻文州这次要办的,是自己。

 

两年过去,王杰希临近退役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近了,尤其是把自己精心栽培的高英杰推出去以后,他偶尔也开始提着手冲壶在茶水间冲着咖啡发起呆来。

 

从那个夏天开始算起,喻文州和王杰希的交往持续了一年零四个月。第八赛季结束以后,圣诞前夜,王杰希提出了分手。

 

眼下一贯热情开朗的黄少天已然被众人调笑得无暇顾及他手里的麦克风,王杰希仰靠在真皮沙发里半眯着眼放空,就看见一双再熟悉不过的手把一个麦克风递到了自己跟前,接着映入眼帘的是喻文州招牌式的笑脸,温和却不容置喙地把麦克风塞到了自己手里。

 

“陪我唱这首?”

 

还没来得及反应,大屏幕霎时一黑,刚好切换到下一首歌。双人对唱的《好心分手》,这些经典唱段耳闻目染总有听过,前奏响起的时候王杰希在脑内快速回播这大概的歌词,还没来得及反应,喻文州张口就来的流利粤语随着伴奏倾泻而出,王杰希觉得自己又被这个后辈算计了。

 

在重复的间奏中,王杰希带着些许鼻音哑声唱着:

 

“回头吧不要走

不要这样离开我

恨太多没结果

往事重提是折磨”

 

喻文州默契地依着旋律,看似随意地接了下去:

 

“下半生 陪住你

怀疑快乐也不多

没有心 别再拖

好心一早放开我

从头努力也坎坷

通通不要好过”

 

 

“为何唱着这首歌为怨恨而分手问你是否原谅我”

 

“若注定有一点苦楚不如自己亲手割破”

 

时间早就过了凌晨,包厢里也东倒西歪了好几个人,黄少天不知何时和叶修一起出去了,高英杰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家队长,似乎一扫刚才被《我是女生》烙下的心理阴影。

 

一曲作罢,王杰希闭了闭眼,借口去洗手间先一步走出了包厢。

 

片刻后喻文州在安全通道的拐角找到了抱着手臂透过气窗瞅着那一丁点的星空发呆的王杰希,他从背后抱上去,前者挣了一下便没了后续,只是叹了口气。

 

“文州啊,我明年也许就退役……”

 

“我知道。”

 

“你还可以打很久。”喻文州几乎没有退化空间的手速,很早就让众人意识到他会有比一般选手更长的竞技生涯。

 

“你应该知道,这些我都早就习惯了。”就算黄少天不打了,蓝雨还有卢瀚文,同是剑客相近的路数,和他们的配合喻文州早已驾轻就熟,身为蓝雨的队长,他会扛着他的责任继续走下去。

 

反观王杰希,从第三赛季走到今天,尤其是近两个赛季,他率领着微草前行得很不容易。虽然和叶修禅精竭虑般地凭空整合出的兴欣战队所付出的没有太大的可比性。魔术师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变幻莫测的,捉摸不透的,技法精湛的,令人钦佩的。

 

喻文州心里一动,抬起头吻了吻怀里人的发梢。

 

这人曾经是属于他的。

 

他们都是各自战队中的队长,战术核心,灵魂人物,精神领袖,他们各自都背负着绝对不可以卸下的重担。为了协作团队甚至放弃了个人风格的王杰希,为了策应队友要求自己做到算无遗策的喻文州。他们都有着远超生理年龄的理智和成熟,他们迄今为止做过的最不理智的一件事,也在两个夏天以后自行终止在隆冬四散的飞雪里。

 

明明如此相似,明明理应相惜。却因为太过相似,几乎可以预知对方的各种处境,担心会让对方尴尬难堪,招来非议,担心自己会在未来的挑战里无法两全,应接不暇。感情不分对错,却总被现实逼迫。都受过伤忍过痛,也曾有过快乐,也曾想过要回头,他们当初又为什么一定要分手呢?

 

王杰希转过身,黑夜里的阴影盖在脸上,他往后退了一步。喻文州下意识收紧了手臂,害怕被推开,他连最后的一丝冷静也荡然无存,把王杰希压制在墙上就吻了上去。

 

多年以后王杰希依然记得那个在深夜的拐角,点点星尘见证下的吻,伤感和不舍填满胸腔,眷恋包裹着往日无处可诉的酸楚滑落眼角。

 

回想起来如此刻骨铭心的十六个月,一倍的时光覆盖上去,像轻柔的羽翼将两颗貌离神合的心再度裹起。

 

王杰希几乎喘不过气,这一刻他印象里那个冷静理智又彬彬有礼的后辈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任性和霸道,等他勉强脱离了那么点钳制,把空气换进肺里,又很快被喻文州伸出的舌头沿着嘴角一路舔进了温热的口腔,湿热的唇舌交换着津液,来不及咽下从嘴角淌了下来。

 

再度沉浸在这样执着深情的热吻里,被熟悉的气息舔舐着口腔里柔软的部分,王杰希终于说服自己卸下防备,他闭上眼睛感受着喻文州的唇舌和掌心所带来的热度,右手的手臂伸出环在了喻文州的腰际。

 

这漫长的热吻结束以后,两个人依旧不分你我地缠抱在一起,王杰希把下巴随意地搁在喻文州的肩上,忽然觉得这样的姿势有种纯情的感觉。他觉得有点好笑,抬手拍了拍喻文州的后脑勺。后者的气息一直喷在他的颈侧,几乎把耳垂也要熏红了。

 

“一起走么?”

“嗯,你先,我慢点。”王杰希觉得他没法向屋子里的人解释他们俩为何一起消失了那么久。

喻文州又侧过头依依不舍想再亲一下王杰希的脸颊,却被魔术师借着整理衣服的动作不留痕迹地避开。他只好收手,理了理衣领折返包厢。

 

喻文州刚绕回走道上的时候,撞见了迎面而来的叶修和黄少天,隔着不短的距离他仍旧看见了对过两人紧扣的十指。黄少天很快地反应过来挣了一下,竟然也没有挣开。

 

呵,真是风水轮流转,一物降一物。

 

黄少天看着自家队长眼睛里的鼓励,如果不是对这个眼神太懂,他简直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相对无言走到包厢门口,叶修终于放开了他的手,喻文州的神色一贯的温和,此时却发自内心地笑出了声:

 

“嘿,这样也不错。”

 

王杰希回来以后在众人好奇的目光里察觉到了什么,最后还是叶修促狭着调侃他:“看不出啊,王大眼,哪儿来的姑娘能对你那么上心?”他不作声得笑了笑,接着用一个音节把叶修打发了:“嗨……”

 

别提了,一失足成千古恨。

 

眼看着主角回来了,包厢里又开始闹腾起来。有几个睡着的也陆陆续续被吵醒,错过了《好心分手》的人纷纷要求喻文州和王杰希再来一曲。这次是王杰希,点了《那么爱你为什么》。

 

不得不说,这调子和他的声线真的很合衬。

 

“离开你是傻是对是错

是看破是软弱

这结果是爱是恨或者是什么

如果是种解脱

怎么会还有眷恋在我心窝

那么爱你为什么”

 

到了RAP段,却听喻文州飙起了语速:

“从女性观点让我明白地说

无论你是挖心掏肺

呼天抢地或是热情如火

…………

哼!你现在唱个这样的歌你到底是想对我说什么?”

 

众人觉得那古怪的语气说不出的喜感,一时之间都笑得东倒西歪几乎抱成一团。没有人注意到王杰希挑起了半边的眉毛,表情有那么点纠结的味道。

 

 

第二年的夏天,他们曾经一起去Q市的海边度假,碧海蓝天衬得人类、船只都那么渺小。王杰希觉得那时他们的未来就像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他把五指并拢,搭在眼前,瞭望着那一片波澜壮阔,掩饰着心底的情愫。喻文州问他在看什么,他说着也许海面上会飘来一对情侣之类的话。喻文州被这不着边际的老梗刺了一下,伸手就勾过了王杰希的小臂,紧接着掌心贴上了掌心。

 

莫名地有些不安,有一瞬间喻文州甚至觉得他的魔术师会默然地走进这片大海里杳无音讯。

 

然而那次夏休结束归队后没多久,方士谦就发现了王杰希的反常。起先是在分析蓝雨战队比赛视频的时候走神,王杰希很快回过神来,把一时的出糗不动声色地掩盖了过去。后来有一次他们把总决赛负于蓝雨的团队视频又找出来复盘,重新整理思路,讨论结束后各自回去休息,方士谦出去溜达了一圈准备回来锁门,却看见投影被定格在索克萨尔施咒的那一帧,当时的现场录像,左下角还配上了喻文州当时的表情。

 

王杰希坐在他固定的座位上,手持着遥控器按了关机。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准备收拾资料走人,回头看见方士谦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他没有丝毫慌乱,拿着自己的东西向外走去。

 

“无论你看见什么,都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的眼睛,信我就行。”

 

这是魔术师驰骋赛场,在对手眼里始终变幻莫测的秘诀之一,作为他坚实可靠的队友方士谦在竞技场上和他比肩,可是私底下他也时常摸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战队,联盟,荣耀精神。

 

索克萨尔,王不留行。

 

喻文州,王杰希。

 

无法并行。

 

“喻文州,我想我们还是分手吧。”圣诞前夜,王不留行在竞技场用一连串华丽的技能把索克萨尔压制在地图的一小片范围里。一身黑袍的术士沉浸在黑暗潮湿的环境里,就这样沉默着。

 

黄少天还在隔壁的电脑上开着夜雨声烦刷着一叶之秋的密聊,满屏鲜红的“PKPKPKPKPKPK”,突然身边的队长站起了身,拔掉了连接着索克萨尔的主机电源。

 

结果王杰希还是拾起了他的自负,骑着不可一世的扫把挥挥斗篷,潇洒利落地飞走了。他那时想的是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然而眼下他发现自己其实错得离谱。胸腔里那份无限延长了保质期限的爱,不论怎样被无视被抑制都还在,回放着短暂的快乐,掀动着汹涌的念想,甚至有时候午夜梦回发现自己的身体因为不切实际的梦境起了诚实的反应。那时他只能苦笑着,起身走向浴室。

 

擅于对自己诡辩的魔术师,一直刻意忘记了一件事,却偏偏是最重要的事。

 

等到众人走出会所,天色已经蒙蒙地白了起来。清冷的街道上,联盟的明星选手对着这难得的肆意彼此敞怀,告别过后就是各自散去,同一个战队的,或者顺路的,都勾肩搭背地走远了。

 

王杰希让刘小别和哈欠连连的高英杰先回去,说自己一点都不困,又是难得的清晨,想去滨江走走,那两人自然是应了。蓝雨这边黄少天说和叶修一起,就率先脱队,喻文州上前拍了拍徐景熙,示意他们先走……徐景熙从善如流地懂了。

 

各自走出了一段距离,叶修突然拉了一下黄少天示意他回头,结果就看见喻文州不紧不慢地向着滨江走去,前方是已经略微走远的王杰希……还是有人没懂呢……

 

这曾是两份鲜活的爱,不能说与荣耀无关。但毕竟他们终会有一天离开荣耀联赛上聚光灯的照射,赛场上的投影会因此不再交叠,到那时他们却仍然可以拥有彼此。

 

因为还爱,依旧鲜活。如同晨曦里升起的微光,照在彼此的心里都像明镜一样。

 

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他们可以纯粹地在一起,甚至,无关荣耀。


新落成的洲际酒店有惊人的绿化覆盖率,设施齐备,私密性上佳,颇受许多精英人士的青睐。半路上喻文州已经追上了王杰希,他以最近的距离挨着对方继续前行,导致两人的步伐越走越慢,邪火越烧越旺。最后王杰希一把抓起喻文州的手臂,加快了步伐。

 

每次手速总是差了那么点的喻队示意前台的小姐刷走了卡里四位数的预授权,高档酒店的好处是每一间客房都温馨舒适。江景套房自然更加景色宜人。超静音匀速上升的电梯里只剩下两人,一双保养良好的手,掌心贴着掌心反向交叠。

 

宽敞的居室里晨曦斜射进来,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古龙水香气。王杰希进门后回身插上了门栓,还没来得及转回身就被身后的人抱了个满怀。

 

其实严格说来王杰希要比喻文州高那么两三公分的样子,这是之前交往时发现的,只是喻文州有着良好的走姿,而王杰希更倾向微眯着眼睛随意的站着,那样子的他最不显眼,存在感会弱一点,不熟悉他的人会因此觉得他有股子漫不经心的气场。

 

尤其是在关乎自己的事情上,他的确是个很漫不经心的人。喻文州对此再了解不过,他边这样想着,边把人限制在自己的双臂间,啄吻他后颈。感受着怀里的人瑟缩了一下。

 

王杰希体型偏瘦,常年使用电脑训练让他的后颈颈椎有一些突出,喻文州轻轻地吮吻着,灵巧的双手绕上前胸解开了前襟上的扣子,方便他的唇舌在脊背的上方流连,感受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人细微的颤抖,竭力克制的呼吸声,溢在唇齿间低哑的叹息。王杰希别过头来的时候,眼里已经有了潮湿的雾气,彼此对温热怀抱的记忆,和埋藏在身体发肤间的气味一如往昔,唇齿相依耳鬓厮磨着,他们互换了几个身位挪进了浴室。透光的窗台被深蓝色的百叶窗遮挡,如同从指缝里漏出了几缕倒映在透明的长方形浴缸泛着波光。

 

情难自禁,饶是一向自恃冷静,自制力极好的这样的两人都很快坦诚相对。被对方触摸着的每一处都能感受到指尖的热度,王杰希打开花洒,骤然而降的冷水令背对着喷头的喻文州骤然一个哆嗦,潺潺的水流下他们互帮互助地将通宵过后的疲惫洗去了大半。而后伴随着温热的水流复又激起的情欲,灼热的热气一路往下,喻文州开始用灵巧的唇舌刺激王杰希最脆弱而敏感的地方。

 

后背抵着仍有些凉意的浴缸,些微地挺起腰,魔术师用右臂遮挡着自己的视野,咬紧下唇抑制着羞耻的呻吟,另一只手的五指早就埋进了喻文州湿濡的发间,胸口起伏的节奏伴随着下体由浅至深的湿濡触感,濒临高潮的时候习惯击打键盘的手指攀紧了浴缸的边缘,颤抖着的骨节处泛白,喻文州会意地将白液用食指揩去,俯身和王杰希交换了一个深吻。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腥味,令王杰希睁开了眼,他半睁着眼想看清这个和他贴着脸接吻的男子,那么认真地阖着双眼,眼角的湿意沾染了睫毛,专注而深情。

 

当初的言不由衷,而今看来是那么可笑的一件事吗?

 

当三根手指的出入变得不那么艰难,喻文州扣着王杰希的腰,挺身把自己埋了进去,王杰希一时疼的四肢连带脚掌都蜷缩着,颤抖着的腿环在喻文州的腰际,他想用手臂阻止自己越发高亢的呻吟,却被识破了企图,被抓住的手臂只能认命地绕上喻文州的背,几乎是半仰着被进入,每一下撞击都顶送到了深处,不断地碾过激发和延续快感的那一处,胸腹因为哽咽在喉咙深处的叫喊剧烈地起伏。

 

本该消失的午夜魔法,荒唐延续成了白日宣淫。被层叠的窗帘减弱的光影下术士的表情看不真切,吮去眼角泪珠的吻温柔绻缱,他低哑着嗓音:“喜欢就让我知道啊,放松点。”魔术师深吸一口气,侧过身,紧紧拥住了那个会让自己失控,更让自己觉得彻底放松的人。结合的地方因为角度的变换更大力地擦过了敏感的内壁,他低叫了一声,把头埋进了喻文州的后颈。

 

是这个人的话,就可以。

 

他清醒地感受着被扣住的身躯里越发凶狠的律动,自己时断时续的呻吟声和喷在后颈上灼热又粗重的喘息,直到白光在视野和脑海里炸开,十指在后背带出红痕,体内传来潮湿的暖意。他听见喻文州用暗哑的声音明明白白的告诉他“王杰希,我只要你”。

 

不是爱,不是喜欢,不是理想化的甜言蜜语中的任何一句,是“我只要你”。

 

如果说我的生命中缺失了什么,一定是你,所以我只要你。

 

他们彼此渴求爱,彼此分享秘辛,各自承担责任,背负命运,这是一份只剩下纯粹的感情。管他海誓山盟,海枯石烂,有生之年,我只要你,就足够。

 

王杰希突然觉得自己禅精竭虑的日子走到了尽头,身体被包裹在酒店松软的席梦思和喻文州暖热的拥抱里,他忽然觉得自己很累,闭上眼之前他最后记得的一件事,是他定定地看着喻文州凑过来索吻的脸,坚定平缓地答应了“我也是”。

 

朝得君,夕死可矣。


~fin~

——————————————

给自己庆生,一时高兴,就把老文都翻出来发个全文。略有删改。

有生之年有三个番外,每个番外都有ROU,没法改,感觉很麻烦啊。


评论(12)
热度(161)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