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邻居先生(1-3)

在我因为万象的出片搞得焦头烂额几进吐血的当下居然GET了投喂

呜呜呜,我的好星牌,爱你(づ ̄3 ̄)づ╭❤~ 

星星牌:

我要复健!请鞭策我(。

这文有点奇怪X


1.

 

 眼瞧着大雨发展成了暴雨,老板难得一见大发善心给全公司提前下了班。但喻文州赶回家还是难免沾了一身水汽,不过他比较惦记的是“巧克力”,那是他一个月前收养的流浪猫,猫这种动物十分敏感,现在外面雷声震耳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它。

 

刚走出电梯门喻文州就觉得不对劲,地上水迹斑斑还夹杂着泥脚印,这是个高档小区,每天的保洁人员恨不得把地面擦成镜子,这样的情况十分少见,然而一抬头他就明白了原因。

 

邻居家门口正坐着个人,将自己蜷成一团头埋在抱膝的双臂中,身上显然是湿透了,周围一圈水印子。

 

“你好,请问需要帮忙吗?”这么个大活人蹲在走廊里,喻文州也没办法无视。

 

听他说话那人才有了反应抬起了头,那是个年轻姑娘神情有几分茫然,看到喻文州后犹豫了下,或许是他笑容亲切终于还是开了口:“请问你知道这家主人什么时候回来吗?”

 

“你认识王先生?”喻文州从口袋里取出手帕示意姑娘擦擦脸,他对于住在自己对门刚搬来不久的这位邻居也有些好奇之心,在互相借过盐和酱油之后却没有机会交流太多,他们两人的工作都非常忙碌,只能偶尔在进出的时候打打招呼。

 

姑娘借过手帕道了谢:“他是我的嗯……学长。”

 

喻文州点头:“他回来的时间并不固定,要不先来我家坐坐吧,这样等太不舒服了。”说着他打开了自家的大门顺手开了灯。

 

暖色的光线似乎让姑娘动了点心但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谢谢你,我还是就在这儿等吧。”

 

看出她是怕弄脏自家的地毯喻文州也没有强求,进门放了公文包后转身倒了一杯热茶送了出来:“你先喝点热的别感冒了。”他笑的温和,“我来给他打个电话,请问你的名字?”

 

“柳非。”姑娘想了想,还是回答了,“您和学长很熟啊?”

 

“算是邻居吧。”喻文州笑着。

 

电话接通的很快,“喻先生?”那边居然认得出喻文州的号码。

 

“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了,”喻文州略略说明了情况,邻居先生似乎也没有感到吃惊只是道了谢并说自己马上到。

 

这个马上到是货真价实,差不多五分钟之后邻居先生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可见他接到喻文州电话时已经在小区附近。

 

“麻烦你了。”他再次向喻文州道谢,邻居先生和喻文州一般年纪,名叫王杰希,衣着体面,似乎比喻文州还高上两公分看上去精英范儿十足,只不过那双大小眼认真看人的时候多少有些压迫感。

 

喻文州倒是适应良好,摆手表示只是举手之劳,邻里之间这是应该的。

 

叫柳非的小姑娘已经站到了邻居先生的身后此时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也是再三道谢,随后两人才进了门。

 

喻文州笑着目送他们关好了门才慢慢回到自己家里,准备呼唤“巧克力”出来。 

 

 

2.

 

最终喻文州在卧室大衣柜的抽屉里找到了“巧克力”,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躲进去的,见到主人喵喵叫了两声,蹬得跳到了他怀里。喻文州有些好笑又有点吃惊,慢慢给它顺毛,一边往客厅走去,说是提前下班现在也不早了,他得给“巧克力”准备晚餐。

 

总体上来说“巧克力”还是一只高冷的黑猫,除了刚才大约真被吓到之外,很快就恢复原状满屋子逡巡起来。等喻文州呼唤它来吃饭,它才优雅地踱了过来。喻文州带着主人莫名的心满意足旁观了会儿,就听见自家的门铃响了。

 

来人却是才见面没多久的邻居先生和等门的姑娘。换了衣服的柳非看上去精神多了,劲头也足起来笑眯眯地冲他挥手:“打扰啦喻先生!”

 

王杰希倒依然很是淡定:“不好意思了,这是刚才忘记还给你的茶杯。还有正好今天我带了些水果回来……”说着晃了晃另一只手里提着的一个大纸袋。

 

“客气了,进来坐会儿吧!”喻文州微笑着将人请了进来。

 

他是独居,地方显得非常宽敞,总体而言也很整洁,那边柳非已经开始对装修连连夸赞,王杰希则随他进厨房将荔枝搁进冰箱,他在一旁拿出茶罐,打算再泡三杯茶。

 

“你真买了?”那边王杰希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趣味。

 

“都说从善如流,”喻文州分着茶叶,“你推荐了我当然应该试试。”

 

“不觉得你能戒掉咖啡……”王杰希摇摇头。

 

那是王杰希刚搬来不久找喻文州借酱油的时候,喻文州正在捣鼓他的咖啡机,这咖啡机用了多年了多少有些毛病,有时会莫名断电。修咖啡机王杰希自然是不会的,但见他忙的辛苦就泡了自家的茶给他端来一杯,喻文州觉得不错,两人就着饮料的问题聊了几句。

 

显而易见,喻文州是咖啡党,王杰希是茶党。要让一个死忠咖啡党接受别的饮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喻文州居然去买了同牌子的那款茶,可见这人其实十分包容,也很有些探索精神,王杰希对邻居先生的评价又高了几分。

 

“作为调剂很不错,有时间,王先生也尝尝我煮的咖啡吧?”喻文州此时已经泡好了茶,转头望向在一边看他泡茶的王杰希。

 

“那就先谢谢你了。”王杰希也微微一笑。两人一起将茶端进了客厅。

 

客厅是简洁的黑白灰三色,亚麻灰的布艺沙发非常舒适,柳非坐在上面,正津津有味地翻看茶几上放着的一本画册。

 

王杰希认出那是最近博物馆才开幕的一个文物展览,囊括许多艺术珍品。

 

“嘿嘿嘿,学长你看这个!”柳非见他过来,连忙将画册举到他面前示意他看。她指着的是一把保存完好十分精美的拂尘,算是很少出现在展览中的一种文物。

 

“你们也有兴趣?”喻文州看见了她手里的画册。

 

“我们学长在古董方面可是很有研究哦!”

 

“哦?”

 

“业余爱好罢了。”王杰希仔细看完那一页,将画册放回了桌上,“喻先生看来也很喜欢?”

 

“也是兴趣,完全的外行人。”喻文州相当坦荡。

 

“那感情好哎,下次你们可以一起去看展览。”柳非兴致勃勃。

 

……不要随便替人做决定啊?

 

王杰希与喻文州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何却都笑了。

 

 

3.

 

虽说那个雨天相谈甚欢还一起吃了饭,但这之后半个月喻文州早出晚归就一直没能再碰上王杰希。他的工作是展览策划出差也是常事,但王杰希据说做的是景观园林设计,这种工作在喻文州的理解里基本就是SOHO,然而他的邻居居然不是个家里蹲也颇让人意外。

 

这天客户约喻文州在下榻酒店谈合同,到了中午,一行人到位于顶层的酒店餐厅就餐,这座餐厅建在一个巨大的空中花园之上地板都是钢化玻璃铺就,往下望去绿意红花缤纷非常漂亮,因而也非常出名。

 

酒桌上大家都很放松,喻文州敬了杯红酒致意刚刚坐下随意看了眼窗外,却是看到了一个眼熟的背影。

 

那人正站在不远的空中花园之中和身边的人说些什么,又伸出手朝四周指了指,随后转过身来将整张脸暴露在阳光之下,不是王杰希是谁。

 

两人视线相撞,也望见了喻文州的王杰希似乎略感惊讶,但还是点头向他打了个招呼,随后继续与身边的人交谈,看来也是来公干的。喻文州稍微留意了下他身边的年轻人,长相十分英俊,且非常眼熟。

 

“哇啊……”坐在他身边的女同事率先轻呼了一声,见喻文州投过来疑问的眼神便低低说道,“好像是酒店的少东家,那个周泽楷?”

 

原来是他,喻文州点点头,很快又将注意力放回了当前的饭局之上。

 

这顿饭过程非常愉快却在结账时出现了插曲,餐厅突然停电备用电源居然也没有工作,在来说明问题的工作人员解释之下,大家才知道是整个酒店的电力系统都出了问题,现在酒店方希望顾客们能稍作等待,别轻易下楼。

 

现在是午餐用餐高峰期无论餐厅还是空中花园中的游客都很多,听了广播之后一时之间都议论纷纷,已经回到原座等待了一会儿的喻文州忽然发现王杰希和周泽楷也走了上来,似乎是周泽楷来了解情况,王杰希很快看到了坐在这边的喻文州,朝他挥了挥手。

 

“真巧。”王杰希主动过来打招呼。

 

“是啊,是工作?”喻文州也笑着回应,今天的王杰希却没有西装笔挺,而是穿着件颇有古风的米黄色宽松亚麻衫子,“这是我朋友。”他向客户和同事们介绍王杰希。

 

“大家好。”王杰希礼貌地问好,随后又对喻文州说道,“酒店方想对花园进行一些调整所以我过来看看,现在反正有空你有兴趣吗?”

 

“非常有兴趣。”

 

两人重新走回空中花园,刚才阳光灿烂的好天气这时候已经不见,天空中的云朵开始聚集,慢慢堆叠出厚厚的云层。

 

但这并不妨碍喻文州的心情,他望了望远处的天空倒是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我俩碰面的时候,好像天气总是不够好。”

 

“你不喜欢雨?”

 

“那倒不是,恰恰相反,我挺喜欢雨天,”喻文州双手撑住栏杆,感受雨前潮湿又带着尘土气息的风,“不过这样不影响你的工作吗?”

 

“并不。”拨开被风吹乱的刘海,王杰希的神色似乎也放松了一些,他看了一眼周围,“这个花园,下雨天也非常漂亮。”

 

“看来我运气还不错?”

 

“我有预感,今天咱俩的运气都不错。”王杰希露出了一个细小的微笑。


评论
热度(152)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