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缘谈夜谈·第六夜

第六夜


    这种时候即使是住在周边过来泡个温泉的人也早就收拾停当。掀开门帘时也只有茶室倒还热闹。而喻文州和王杰希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连茶室的局都已经散了。

 

    借着温泉的水流和周遭蒸腾的雾气,喻文州硬是让王杰希出了点声。急促的喘息在空荡荡的浴池里和水里的波纹一起散开。温泉水削弱了不适和痛感,却让身体浸在水里的部分更加满胀,一丝一毫的触感都被放大,王杰希刚开始还试图抵抗,被抓到了要害又被讨好的吻弄得迷迷糊糊之后,就犯上来点困意,抱着还在往自己身体里顶弄的人,下巴抵着后肩闭上了眼。

 

    响动不能算小声,幸而这种时候也不会再有什么人。王杰希的下肢渐渐失了力,只能挂在喻文州身上。喻文州也快到了,索性直接向外掰开他两片臀肉好进得更深。王杰希断断续续的抽气声像擂在心鼓上的锤。两具火热的年轻身体恨不能和二唯一。

 

    否则将来万一真要相隔两地,还不知何以为系。

 

    结果不知是被热气蒸晕又着了凉,还是紧张筹备过后的积下的劳累遭遇上一晌贪欢,半夜里王杰希居然发起了烧,不算太严重却也忽冷忽热,冷的时候就被喻文州搂在怀里,昏昏沉沉间也能察觉另一个人对自己的小心翼翼。

 

    一直到喻文州平日里起床的点,倒轮到退了烧的王杰希把人拖在被窝。他见不得喻文州脸上内疚的神色,直接用接吻和拥抱说明自己也是参与了全程的共犯。搞得差点又要擦枪走火,直到一点清粥小菜下了肚子,才恢复了点精神。喻文州派人去找黄少天,去微草带上方士谦把车开到了旅店门口,

 

    温泉旅店小门小路根本无处停车,结果一路的检查都是在车上做完的。王杰希嗓子有点哑一句话都不想说,方士谦也没搭理他,确认了没有大碍就和喻文州报备了,趁早放下了心。于是黄少天一如往常的话多,和喻文州说着这两天的见闻,就差把吃了的买了的一一汇报了。等喻文州借着后视镜看到王杰希又显了疲态,才出声让黄少注意看路,一路把王杰希和方士谦送回了微草的本家。又被礼节繁琐恭恭敬敬得连人带车一并挽留。

 

    随便逛上半圈,喻文州心下一片了然。半山的宅子的构筑完全沿袭自本家的格局,这座院落又因为大了不止一倍的关系,显得有些肃穆庄重。极好的风水对应着满天星宫,讲究得分毫不差,也是奇事一桩。

 

    推开书房的窗不意外看见院中最错落有致的景色,书架最上端是一排辞书样式的书本,喻文州本以为又是哪一套稀罕的典籍被他们家收了,随意抽了一本打开,上了年份的八重香气扑面而来,黑色的钢笔字迹已经有一些发灰,瞥见了角落里的落款,喻文州不由得噗嗤笑出声来。

 

    ——一 一九XX年,X月,X日,王杰希:今年的秋天来得有点早。


————————————————————————

不出意外还有一夜完结。

万象正在最后冲刺中。

评论(1)
热度(37)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