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缘谈夜谈·第五夜

第五夜

 

    通往神社的坡道漫长,只有星星和灯笼点亮漆黑的参道,有两个人十指相扣得走在那上面,倒衬出点如梦似幻的清幽。对此喻文州并没有什么微词——王杰希翌日一早回了趟本家,料想是宗族里的事情比较多被缠着迟迟脱不开身,等到了和喻文州约定的地点已经是夕阳西下。

 

    当时喻文州刚喝完最后一口酱油面汤,半垂着眼,刘海和睫毛层层遮挡,跟前就有人递过来一块带着些微香薰的帕子,镰仓町的八重被混在檀香静如沉水的香气里,几乎要人分辨不出。他接过去时就借着那只手的力站起了身,王杰希从善如流得结了账,另一只手上还提着一小盒羊羹。

 

    等到了神社才发现有奏者面对着祈福的烛火墙,支起了一架提琴,巴赫在世时给大提琴写的旋律是使人镇定的良药。呵出口的白气和心底里时不时冒出头的隐忧一时都看不见,便也就不存在了。

 

    那个奏者闭着眼,沉浸其中。一时也没有人说话,交握的手攥紧了,没说出口的无非几句俗。生离或者死别,就像岩壁上的烛火,明灭着,跃动着,

 

    燃烧着生命的热度。

 

    “宫内省有意,让我留下。调任的单子还没签,托了人来带句话。”毕竟是往御苑里调,进去了就出不来。喻文州没有去看王杰希,但他知道王杰希在看他。

 

    他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或许是在本家就已经听说了,要说起来,来喻文州跟前传话的那个人,和微草也有千丝万缕的关联。

 

    “他们也找过我,就在这次音乐会结束后。我拒绝了。”王杰希就是这样的人,一旦认定了一件事,一条道,一个理,就会义无反顾得将它们贯彻始终。而他的理由,永远是恰如其分的。

 

    琴声停了,奏者起身收拾一家一当,借着一点光他只觉得那个高个儿侧脸有点眼熟,刚准备认一认,那两人就从跟前快步走开了。

 

    这个话题也没有再继续。

 

    在漫天繁星下走到神龛前,许愿的人还了愿,又很快许下了新的。因为一旦有了真正在乎的,人就很容易变得贪婪。王杰希原本就有把高英杰留在本家的意思,只是关于他自己,反而没有想太多。

 

    回程的路上嘴里还残留着羊羹甜得发腻的味道,只能靠接吻来调剂。冬夜里半山上的风让人只想找一眼温泉浸个痛快,于是就遇上了。

 

    令人回想起初识的仲夏夜,偏僻小镇上仅一次的“不期而遇”。

 

    于是就遇上了。

——————————

唔,后面还有一夜。 XD

评论(1)
热度(26)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