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哨兵向导限定接龙游戏NO.1[完成]

【原地已更,内有素肉。】

【食用提示:这是一篇不作不死的古风设定哨兵向导类型文。】


天与地,江河湖海山峦丘陵间共分三十六域,分规各自属地的大将军管辖。

 

能胜任大将军的人,多为熟练掌控“虚妄之力”的异士。鲜有身负“念境”的存在。然而这一世,三十六域之间冒出了四位念宗,以念气为境,以幻觉筑墙,引领着各自的属民,创立了一系列新的律法。

 

而其中,又以蓝雨之境的大将军喻文州,和微草之域的大将军王杰希的红尘琐事,最惊得朝野上下骇人听闻,却又在街头巷尾被津津乐道。

 

神元十六年,微草大将军之位易主,高英杰继任。他的实力虽在当时无法与念宗、气宗相提并论,却是中和平衡,继承了微草一贯的脉象。


### 

时值仲夏,王杰希现身在蓝雨营帐中。其实他这次是一路随着喻文州从内城跑到了外野,为了候着那十年才落一次地的琉璃之果。喻文州要拿那个果肉做药引,王杰希看上了果皮打算对半削开略加雕琢盛汤盛饭。不过琉璃之果现世之时必有异象,这阵仗就连四大念宗之一的喻文州也无法过分轻敌,早早拉着一干随行的将士开了念境提前演练了几遍。

 

郑轩觉得喻文州临走把卢瀚文留在内城一定是故意的。如此闪瞎人狗眼的画面,就算小卢去年已经加冠,依然不宜……,并且身为此地唯一的黄金单身汉,他觉得压力不是一点点大……

 

喻念宗似乎感受到了郑轩的怨气,正准备全方位地关心一下爱将的身心健康,就被王杰希走出去时吹进来的冷风冻了一下。此时内城尚是蒸桑拿一般的闷热,就算如今他们有如此好运来摘个琉璃果还能避暑,可这外面也有点太凉快了?他透过王杰希都能感觉到外面的寒风一阵冷过一阵。郑轩要不是察觉到了喻文州投射来的目光低下了头,否则他一定能看到一贯淡定的喻将军嘴角勾的一弯邪魅。

 

“虚妄之力”是护体的根基,也是邪念的源头。当年黄少天以一把妖刀冰雨破开微草结界的事迹还在周边人们的酒肆茶坊里流传,说他的剑术明显是虚妄之像却沉着稳定,必是早早入了念境收了心神的已结缘之人。黄少天那叫一个憋屈,魏琛当时将三十六域唯二的一枚定神珠就镶嵌在冰雨的剑柄上,奈何交过手的人全跟瞎子一样的看不见……

 

不过有喻文州的强大念境控场……基本上不是瞎子也看不见。以自身蕴藏的念气引发一定范围内的共鸣,就地取材再以各自不同的阵法结成虚实之境,这种精神领域一样的东西,对初次交手的人而言完全就是魔障。

 

对与之结缘的人来说完全就是温柔乡。当真是冰火两重天。

 

王杰希回到营帐的时候,发冠上已经凝了一小簇冰晶。抖落了狐裘端起喻文州预备好的热茶一饮而尽才算缓过来些许。而此刻没了外人,喻文州伸手就摘了那个碍眼的发冠伸出手臂把人圈住了。四大念宗之中,喻文州的念境最为真实,这意味着他可以将更多的障碍和通路具象化,这种构建的能力一旦成熟掌握有如最完备的演武场,或是敌人最不想见到的迷宫。然而要铺成这一切所要花费的念气和时间也是整个三十六域之最。王杰希其实还很不习惯在喻文州的念境里和他互动,这种抗拒……或者说别扭,才是害郑轩被闪瞎了眼的真相。

 

私下里相处时,喻文州的念境总带着一种温和的压迫感。甚至在截然不同的场景里,都能感受到他挥之不散的,紧绷着的一缕念气。于是寒天冻地的外野下起了湿热的丛林雨,温暖又黏糊,青色的雾缭绕在无尽延展的空间里,又触手可及。他刚伸手就碰到了喻文州的脸颊,伴随着自身的妄力在指尖散开,王杰希感觉到的不是恐惧,而是全然的放松与平静。

 

下一秒,映入他脑海的就只有这一片念境里的喻文州,而这样的一个想法,伴随着倾泻而出的妄力,几乎是同时就被喻文州所感知了。透过一个漫长而轻柔的吻,喻文州默念完了所有的咒文,可是他也没有放开怀里的人,而是虔诚得将双手伸进王杰希松散的衣袍,贴着肌肤感受心火在两颗胸膛里跃动,手指与他的发丝缠绕,用力地将他压在身下。

 

有土壤的气味和青草的芬芳,有充沛的雨水和刚刚好的太阳,有遮云蔽日的树枝与藤蔓,四肢相缠下湿漉漉的吻,是一切的发端。

 

心火慢慢烧进每一寸血脉,相比他们在付出与等待中渡过的根本算不了什么须臾一瞬,但仍有人觉得漫长,喻文州的手沿着王杰希肌肉匀称的脊背滑进臀缝的时候听见他浅弱的喟叹,他从喻文州身下抽出一只手臂扯住了不知是谁的一片衣角。确认和试探随着雾气消散,眼神里盛满了最直白的爱意。

 

即使王杰希对这样的情形一直不太满意,也没有喊停的道理。何况喻文州总是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在这种时候,一点点弯弯绕的心思反倒成了调情的上佳手段,埋在接连不断的吻和一两句情话里,惊,喜,交加。

 

雨一直在下,不大不小却也没有要停的迹象。直到王杰希被磨得主动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坐到他腿上,透过湿濡的额发和迷蒙的视线看见虚境里出现了一株说不上名字的树苗,还没挤出探一探虚实的妄力来,就被发现他走神的喻文州捏了一把腿根。

 

喘息未定,已然失魂。不是第一次做到最后,最初让人气海充盈的那片刻却依然是煎熬,王杰希几乎绷成了一张满弦的弓,半张脸埋在喻文州的颈窝里。其实要论身量,他明明比喻文州还高上一些,借着地面一点点的坡度,和喻文州的脖子下巴抬起的弧度,居然也称得上圆满。不过喻文州还是觉得,下次很有必要在念境里再做上点手脚。

 

而在喻文州的怀抱外,无尽的丛林的中心,那株树苗犹如被施以了生长的法术,结成了粗壮的身躯,展开了巨大的伞盖,撑起了整一片绿意盎然。

 

他们在念境里渡过了漫长的昼与夜,似乎是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弥补过去的聚少离多。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是湿濡一片,早已分不清雨水,汗水,或者别的什么。一直到心火散去,念境消失,床帐里一片狼藉。

 

沉入梦乡之前,王杰希心知传说中的异象是不会出现了。

 

 ###

郑轩还差几步路才能走到营帐门口,喻文州就探出了半个身子示意他动作轻一点。压力山大先生索性眼观鼻鼻观心得抬手往远处一指,原本光秃秃的外野不知何时长出了苍天大树。

 

想到王杰希醒来可能会有的反应,喻文州几乎要笑出了声。


补充说明:喻文州向导,王杰希哨兵。所谓异象其实就是他们结合这件事。心火就是结合热~ 以上~ 


 @星星牌  @星叶纪事 我的好盟友你们记得接棒~ ο(=·ω<=)ρ⌒☆

评论(6)
热度(36)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