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天海一色

天海一色 for 狐人<让我们重新来过>二刷。 

交了这篇我终于可以好好得把来过再翻一遍了~

拖稿和卡文的时候简直停不住的罪恶感_(:з」∠)_

长镜头,文艺片,适合睡前醒来时段食用^ ^

1

    这已经是地中海上第三个日落,过了头两天的新鲜劲,甲板上也没了依依不舍眺望那不勒斯的观光客。张新杰在客舱里补眠,睡醒了出来透气,看着躺椅上一字排开摊着的队友,用手扶了下眼镜才遮掩过松动了的面部表情。不过这举动在此刻没有任何意义。张佳乐听到动静回头换了个更为潇洒的姿势,脸搁着手肘侧过头和他眨了眨眼。

    叶修头也没抬,沉迷在《神庙逃亡》的世界消磨时间,张佳乐之前死盯着屏幕就等他出错。王杰希抬高椅背,蹭着遮阳伞下的好位置翻着游轮上提供的观光杂志,身旁的喻文州盖着两人份的外套,脸上歪歪斜斜架着副墨镜似乎还睡着。

    他是累的。赢了决赛之后所有的对外联络几乎全落在他一人肩头,有时候还要替领队和队里其他人打发那些想打探“各种传言”的无聊记者。

    幸而联盟早有国际赛夺冠后的预备方案,在酒店里关起门来开了庆功宴,仅有的一手资讯都是从几家合作媒体处放出来的,阻止了大部分想借“热门”抢新闻的记者,却也有不肯知难而退的,在酒店大堂和门口候着,或者找一些八竿子打不着边的由头要见国家队的选手。不过这样的阵仗四十八小时后就不复存在。

    这一次不是众选手齐心协力再度推了“野外”BOSS,而是他们揣着联盟寄来的船票直接从苏黎世的酒店后门,坐大巴一路开到了热那亚,登上了将要巡游地中海各大港口城市的邮轮“荣耀号”。

 

2

    然而就算是飘在这无边无垠的海里,领队和队长的永远不会真的没事做。昨天邮轮在那不勒斯靠岸了四个小时,刚好是北京时间,荣耀国家队夺冠后的周日晚上,喻文州和叶修吃过午饭就进了无线会议中心一直呆到夕阳给海面罩上金灿灿的外衫,连鞋底都没能沾到甲板上的湿气,出了会议室的门刚巧撞见归来的队友在底下排队上船,一个后头跟着另一个乍看还真有点“一串大闸蟹”的意思。叶修老远得挥了挥手,颇有那么几分领队的风范,扭头就赶去吸烟区来一根补补精气神,喻文州依旧一脸微笑得在门口站着。

    王杰希走在最前面,到了跟前就问喻文州联盟那边怎么说。

    “能有什么事儿,这天高皇帝远的。主席也是带我们走个过场。明天工作日,他们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好了。”喻文州笑得轻松,察觉不到一丝刻意的伪装。王杰希点点头。

    “岸上好玩么?没见你买什么小玩意儿啊。”喻文州原本靠在舱门边上说话,一手拿着笔记本,一手就自然而然地插在了裤袋里。

    “人生地不熟的,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也说不上看到什么特别喜欢的。”原本跟在后头的,烟民们都去找了叶修抱团,玩累了的就直接回了舱房。张新杰和张佳乐靠在甲板围栏上说着话,黄少天低着头大爆手速,看样子又在职业选手群拉仇恨。

    “攻略上说这边算得上名号的特产只有酒,足球,黑手党和美女帅哥,看来我这几个小时的会开得也不算太亏。”喻文州举了举手里的本子,示意要先回舱房放东西,“饿了的话就喊大家一起去餐厅吃饭吧?还是人多热闹点。”

 

3

    这会儿一到四期的人在甲板上提前享受退休老干部级的待遇,张新杰回想起离开决赛现场的选手席时候的场景,作为唯一的牧师他自然不会缺席最后的团队赛,而事实上这一排余下的三位,除去联盟的第一弹药,都是在候补席庆祝了胜利的喜悦。

    即使囊获这冠军奖杯多多少少已在预料之中,场上场下的众人还是高兴得抱成了一团,喻文州和叶修击掌,转身伸出手臂圈住了另一侧的王杰希,后者淡定地和他相拥,脸颊蹭到喻文州鬓角的碎发,他闭着眼,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喻文州一时重心不稳地晃了两下,手心按在了王杰希后背心上可以触摸到心跳的位置。

    一贯稳重的人,心跳得特别快。

    又像是此刻,在相邻的座位上毫无牵扯。似乎这浪漫之地的海风也有些看不过去,一个不大不小的浪花拍在船侧,小邮轮的甲板跟着晃了一下,王杰希手里还剩没几页的杂志就“咚。”得一声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响动。

    他侧过身去拾,手指拈到书页,起身的时候喻文州刚好醒来,沉沉静静得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空气里没来由得掺杂着一丝紧张,王杰希就问喻文州要不要看杂志,喻文州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似乎是还没醒透,接着摇了摇头。

    “外文看的我眼累,图片还不如实景。倒是有点想看小说,中文的。”海风吹的嗓子有些干,他说话的声音有点怪,说完自己笑了,起身找水喝。王杰希捡回了杂志接着往后翻到西西里岛上某处的导览,从配图上看又是个与岛上黑手党人有关的凄美的爱情故事,看了两眼就把杂志合上了。

    叶修终于撞上了逃亡路上的岩石,由于甲板上的晃动。张佳乐嘲笑他的样子明显有点底气不足,四处张望着,他看王杰希杂志看完了就伸手来捞,王杰希递到他手里时喻文州在水吧那边喊:“杰希你要喝点什么?我带过来。”杂志不小心又落了地。张佳乐何等的反应,毫不留情得把话接过:“阿修,你看不看杂志,我问杰希借来了。”冷不丁连叶修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有事没事别叫那么亲热,那可是你宿敌啊!”叶修唯恐天下不乱。

    “那样说来这里就你没和他在决赛场上碰过头。”

    “碰到了也一样是手下败将。”叶修悠然自得地翘起了二郎腿。

    等喻文州拿来了饮料,到没人再拿刚才的小插曲打趣。叶修起身去抽烟,张新杰和张佳乐说着话,喻文州时不时插两句,王杰希嘴里含着吸管看着海平面一脸的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4

    好奇心驱使魔术师在星幕降临的时候继续他的旅程。

    同行的队友此刻不是掏出掌机对战正酣就是上了牌桌不肯下场,甚至张佳乐直接和吃了晕船药的孙翔换了房间以照顾张新杰雷打不动的生物钟。

    王杰希独自在船舱走走看看,似乎想要一丝不苟地完成“踏遍荣耀号”的成就,路过酒吧门口时瞧见了熟面孔。张佳乐正歪在沙发上和一个意大利帅哥眉飞色舞地讲着万国语,喻文州则在吧台上和一个东方面孔的调酒师聊天,明明是背对着自己的位置,但那背影,还有与之交谈的人的反应,王杰希从不会认错。

    似是因为只有他在门口站着,引起了旁人的注意。调酒师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扬起下巴不知是给谁的信号,喻文州一回头就看见王杰希,招手示意他过来坐坐。调酒师善解人意递上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玻璃杯,“开胃酒,我请。”普通话夹杂着口音,难怪与喻文州闲谈甚欢。王杰希端起还冒着冷气的杯子抿了一口,却被喻文州出声提醒:“开胃酒一口闷。不试试?”只得仰头一饮而尽,冰凉的液体令人一个激灵地清醒了,数秒后基底里的烈酒开始显出存在感,酒劲蒸腾而上。

    “你的朋友不会喝酒么?”调酒师看着王杰希的反应有些不确定。

    “其实我们平常都不太喝。我还好,他可能喝得更少一点。”喻文州看见王杰希很快红了脸颊,凑过去小声问:“还好么?”

    “没事。体质问题,容易上脸。”

    “倒真的从没和你喝过。”喻文州笑着抿了一口自己的高脚杯,“下午睡的太舒服,晚上恐怕会睡不着,就来坐坐。”

    “平常的余兴节目?”否则怎么那么驾轻就熟。

    “瞒不过你。偶尔会和朋友泡个吧。队友除外。”喻文州低下头笑起来,像是与人分享了秘密,心情甚好。

 

5

    “从来不应酬?你们……”调酒师似乎是有点惊讶,“像是同事?”

    “噗。以前不是,不过现在是了。”喻文州点到即止,王杰希想他也没说错。

    “我看人很准的,吃这口饭,来来去去都是客,我是看客。”他给王杰希端上了和喻文州一样的白葡萄酒。

    “张佳乐倒不担心人生地不熟的。”王杰希回头看了眼,可哪里还有张佳乐的身影。只余下那个意大利帅哥喝得晕乎乎得仰在沙发背上缓着。

    “前辈都很厉害。”又是个双关,王杰希喝了半杯葡萄酒,心想和喻文州说话真有点累,不过难得氛围不错,他倒有些甘之如饴。

    “没想到你那么会玩。”吧台投射下来的光明明暗暗。

    “他?还好吧,挺含蓄啊。”调酒师拿着块雪白的口布,边擦着杯子边接过话茬,“文质彬彬一表人才。”王杰希冷不妨呛了一下。

    “哎呀,难得碰到你们自己人的。我属鸡,说话直,见谅见谅。”

    喻文州摇摇头,表示毫不在意。“总会有压力大的时候,排遣一下。老是绷着,容易老啊。”他边说,目光游走在王杰希脸上,似乎想要找出点证据。

    擦完了杯子,调酒师又开始倒腾他那些酒瓶子糖罐子。片刻之后他又端出一小杯深红色的液体,见喻文州的酒杯已经见了底,他就自说自话端过王杰希的那一杯,正身不明的糖浆质地混合物很快和原有的酒液融为一体。

    “熔岩烧瓶跑这儿来了?”王杰希一脸微妙地看着酒杯里起的变化,调酒师适时递上吸管。前一刻还充满了馥郁的奶油香,坚果味的白葡萄酒瞬间变成了热情的莓果苏打,“味道不错。”

    喻文州被他说得也有些好奇,凑过去就着同一根吸管也尝了尝。“特别service啊?谢啦。”

 

6

    王杰希在洗手间费了点时间,才带着微熏慢悠悠地晃了出来,。

    等喻文州用现金结过了账,走到王杰希跟前扶住了他。“还好吧?”

    “嗯……熔岩烧瓶好像有点后劲啊?”

    “那是用烈酒调的,你喝太快了。”他还没把手覆上王杰希的后背,王杰希就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

    喻文州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去我那里坐一会儿吧,少天找周泽楷联机对战,估计今晚就和他们凑合了。小心台阶。”

    王杰希脚下有一点点飘,可是神志尚在,又或者说,在某些事情上,他很少有那么清醒过。洗手间就在吧台后面,他刚才用冷水擦了把脸,依稀听见几句粤语:

    “同你一个样,唔错放马追啦”

    “你点知噶?”

    “嘿嘿嘿。同你讲咗我属鸡嘛。”

 

7

    与其说是拽着,更准确的说法是王杰希挽着喻文州的手臂一路走到舱房,他没有显出更多的醉态,倒有点像是为了放大招作着蓄力的准备,可是一直到喻文州扶着他在床沿坐下,又陪着他发了会儿愣,依旧什么也没有发生。

    地中海上的午夜零时,灿烂的星空和深邃的海水浑然一体,不分彼此。静谧的船舱里只能够听见一点点海浪拍打在船体上的声音,此刻却成了心跳声的在天海之间的回响。

    喻文州察觉了王杰希的异样起身问他要不要紧,后者摇了摇头。但喻文州依旧去翻找起了自己的行李包里的小药盒,他翻得好像很急,边找边问王杰希到底哪里不舒服。王杰希觉得这一定不只是酒精的作用,有什么情绪擅自跑到了胸腔里,令他没法再装作不在意。

    等喻文州端着水杯走到他跟前,王杰希平放在腿上的掌心握紧又松开,他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了喻文州的手腕。

    温开水不是他的特效药,亲吻才是。其实蓄力太久反而会失去直面的勇气。只是在这里,异国他乡,此时此地,好像发生点什么,都不会是问题。

    子夜星辰里,魔术师空降,术士的暗示生效,技能效果加成,相映成辉。即使机会稍纵即逝,可是两颗彼此爱慕的心里,毕竟没有留给遗憾的位置。

    若文字记不下全部,那只余时间是见证。可是那个亲吻绵长,就连时间都停驻。

 

——

 “你到底喜欢我多久了?”

“记不得了。但是从现在开始与你相爱,也不晚。”

 

FIN

评论(13)
热度(187)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