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乐喻]花与少年07-08

*06会重新调整篇幅,新的07接着上一次的更新。有改动,以更新为准~


07

那之后,喻文州收到张佳乐供给情人节特辑一组照片,主角是百花剧团力捧的两个新人舞者——邹远,唐昊。前者中规中矩,后者叛逆不羁。自顾不暇的张佳乐没有精力再给他们定制剧目。邹远还能偶尔安排他和自己换角,或者带着他共舞,唐昊是真的风格迥异,顾不上,却也为难。

 

照片里的少年们已经有了各自的舞台风格,硬要搭在一起,按理来说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偏偏饮食起居训练演出,时时刻刻都在一处,不知什么时候起少年之间互生了情愫,缠绕在花都二月的春光里。

 

谁都能装傻,张佳乐不能。于是他索性把喻文州拖下水,要疯大家一起疯。

 

没想到反响居然很不错,若有似无的暧昧正中时下文艺青年的膝窝。所有看过这一期“花与少年”的人都开始好奇“浅花迷人”的正身,始作俑者此时泡了杯咖啡坐在电脑前,接上了移动硬盘,打开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文件夹。

 

这一年的年底,张佳乐突然宣布退出百花剧团。

 

毫无征兆的,他站在年终汇演的舞台上一如往常地将大量的捧花递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向所有观众鞠了一躬,一脸平静地宣布了这个决定。事后,连新闻发布会都没开成,就消失了踪迹。

 

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他,一如当年所有人都联系不上孙哲平。

 

喻文州知道这事儿的时候,正好赶上杂志出片的修罗期,说管就管其实顾不了周全,在和老板简要说明了一下表示会继续联系张佳乐,并且杂志的内容和销量不会因此出现问题以后他就退出了董事长办公室。

 

完成了最后一点扫尾工作,他把办公桌里的一个文件夹放进了抽屉。那是一份再常规不过的出版合同,在这个“不卖身谁捧你”的时代里甚至显得有点落伍,合同上没有限制作者创作和出版权利的条款,但同样意味着出版风险自担。

 

可那是喻文州做的提案。

 

合同没给出去,照片倒是又发了过来。喻文州还来不及打开附件,就在邮箱的即时通讯功能里问他:

 

“你现在在哪儿?”

“北京。”

“一个人?”

“嗯。没想不开啦,别担心。”“故地重游了一下。”“明天再出去走走。”

 

喻文州起身去接了一杯水,回到座椅上的时候“超大附件”已经下载完成。打开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大量的生活照和舞台照,足以追溯消失了两年的“繁花血景”。

 

——“这就是我之前的样子,并会延续到我的未来。”

 

08

张佳乐在意大利接到喻文州的电话,说发他的照片全用上了让他看一眼邮件。

 

“我这两天刚入戏呢看不了那个。”

 

喻文州在那头有些出乎意料,压下心中的疑问接话,“那就不看了?”

 

“不看了,文州你替我确认吧。”他低头把跟前的一颗小石子踢飞了老老远去,心想《托斯卡纳艳阳下》的书名真不是乱起的,晒得人都没法抬头挺胸。

 

不过偶尔这样也挺好的。绷得紧了,容易觉得累。

 

“可惜了这次没法第一时间拿到样刊啊。”他状似无意得嘀咕了一句。

 

“等出了我给你送过去,先挂了啊,赶着出片。”

 

分明是他切断了通话,可那一声轻笑却还若有似无的回荡在耳边。

 

论起对于“繁花血景”的了解,虽然不可能和当事人相提并论。然而喻文州毕竟涉足圈内的时间也不算晚,人脉资源广泛,处世又圆滑周密。这份透彻的了解反而让张佳乐觉得“如释重负”,他不需要去过多的解释什么,而这个人就能懂他。

 

喻文州启程的时候张佳乐刚到罗马。他们在酒店的天台上俯瞰着百万建筑堆砌起来的不朽千年,金色的地平线更像是太阳系授予城池的冠冕。

 

“其实我至今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了变成自己希望成为的那个样子。就像我曾经那么爱孙哲平,也许是因为跟他在一起让我更像我自己,他也有这种感觉。后来我们都意识到,我们只是更爱自己。”

 

爱是自私的,但不应该全是。而他注定是个走到哪里,哪里都有百花绽放的人。

 

在亲眼见证过通往罗马四通八达的道路后,通往幸福的路或许是在飞机落地的那一刻起,就铺成在了他们的脚下。

 

有人说“曾经相信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长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嘛?”

 

可是一杯冰水混合物,难道不是储藏爱情的最适宜温度?

 

逢场作戏连在舞台上都不一定能够长久,下了台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又什么都得到了。

 

花好,月圆,人长久。


—TBC—

**新春鱼块!!!虽然已经大年初二了 >_<  祝看到这里的你日日快【乐】年年有【喻】【王】者归来,幸福开枝散【叶】!

***“曾经相信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长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嘛?”by龙应台

评论(3)
热度(24)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