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乐喻]花与少年07

07

*一句话昊远

身体躁动着,内心却是欢喜的。虽然张佳乐总是让他出乎意料,但结果是好的,过程里的不似预期也可以忽略不计。张佳乐起身时,喻文州还陷在适应不良的短暂眩晕里,他用纸巾简单清理了一下,去浴室搓了把毛巾盖在喻文州还带着些印记的身上。温热的感觉唤回了些理智,他拍了拍张佳乐的手背示意自己来就可以。

 

于是张佳乐坐回了沙发椅上,悠悠的点了一根烟。

 

可是眼神还是会间或飘过去一下::青年坐起身缓了半分钟,青年挪动了屁股坐到了床沿,青年弯腰起身的样子有一些迟缓,脊柱的凹陷从后腰一直埋到臀线里,换一个角度还能看见不甚明显的小肚腩,刚才按到的时候手感居然很不错,再往下就是丛林,和偃息旗鼓的……

 

一开始张佳乐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抽一根事后烟还能如此得心不在焉,直到火星刚燃到烟身的下半段,他就把它掐在了水晶缸里,起身做到了喻文州边上。

 

他虚拢着对方的腰,眼睛亮亮的,尽是勾人的味道,却说着别人:“你故意勾我啊?”

 

喻文州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兀自寻思着难道张佳乐这人戳穿别人还有延迟,接收到信号以后身体更快得做出了应对,额头抵着额头,唇舌又再度纠缠上了对方。

 

甜的像蜜,软的像棉花糖,烟味成了致幻剂,体温升高足以催动情欲。

 

一个月过后喻文州收到了情人节特辑的稿子,主角是百花剧团力捧的两个新人舞者——邹远,唐昊。前者中规中矩,后者叛逆不羁。自顾不暇的张佳乐没有精力再给他们定制剧目。邹远还能偶尔安排他和自己换角,或者带着他共舞,唐昊是真的风格迥异,顾不上,却也为难。

 

照片里的少年们已经有了各自的舞台风格,硬要搭在一起,按理来说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偏偏饮食起居训练演出,时时刻刻都在一处,不知什么时候起少年之间互生了情愫,缠绕在花都二月的春光里。

 

谁都能装傻,张佳乐不能。于是他索性把喻文州拖下水,要疯大家一起疯。

 

没想到反响居然很不错,特辑很快二刷,卖到三月初又给印场下了更大批量的单为“白色情人节”的到来做准备。不止《索克萨尔》和百花剧团的拥趸沸腾了,所有看过这一期“花与少年”的人都开始好奇“浅花迷人”的正身。可是三位正主似乎早有准备,对着漫天的八卦充耳不闻,始作俑者泡了杯咖啡坐在电脑前,接上了U盘,打开了一个尘封已久的文件夹。

 

凡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逢场作戏在台上可以,在生活里“入戏”太深不是他张佳乐的风格。尤其是真动了感情更没法装下去,倒不如先给自己一个交代。

 

后来喻文州就收到了新一期“花与少年”的稿,追溯消失了两年的“繁花血景”纪念特辑。

 

“这就是我之前的样子,并会延续到我的未来。”——浅花迷人。



—TBC—

**副CP是一个一个自己跳出来的,大约是情到生处自然发。

***有什么想说的就留言吧,完结倒计时了。

评论(2)
热度(30)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