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缘谈夜谈·第四夜

第四夜

 

    新年音乐会如约而至,自“明治维新”之后的数百年间,“西学东渐”给这个国度带来了太多无暇接应的美,如同在一场薄雨中坠落的樱花花瓣,有时俯拾一地的残景,还以为是绝景。但是音乐一定是个例外,从海外学成归来的演奏者的一天一天多了起来,在某些有特殊背景的家族的支撑下,有的放矢得绽放着光芒。

 

    临上场前的最后准备,王杰希往下拉了拉腰封,他身形挺拔,人又瘦长,只能作一些微调借点落差。

 

    十指在现实中接触到黑白琴键的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突然回响起前夜梦中的旋律,然而节目单上他的预定曲目是勃拉姆斯的G小调狂想曲。他依然镇定,等待着一束光的出现。

 

    旋律,音准,节奏,重新排列组合过后有一种奇妙的美感,似乎音乐厅的穹顶就是浩渺的星空,高英杰在后台听着惊得心里一跳:这还是那首曲子么?

 

    喻文州就坐在台下,为年轻的军官专门辟出的包厢。只远远得望一眼,就能看见王杰希带着弧度的嘴角。然后琴键里镶了玫瑰,连音符都会勾人。勃拉姆斯狂想曲的主旋律没有变,但随着演奏者的神情越发舒展,喻文州可以确信王杰希又在天马行空了。

 

    在万人汇聚的礼堂,为特定的人而演奏,需要的不只是爱和勇气,实力、信心和别的一些什么,缺一不可。直到让音乐成为可以超越语言的存在,在这样的时代里,为爱情奏响心中的音符。

 

    这是此刻唯一对的事。

 

    等大部队散了场,参与的表演者和工作人员才三三两两得从后台走出来。喻文州一直在庭院的长椅上坐着,然后就看见穿着狐裘大衣的王杰希围着两圈围巾全副武装得走到他跟前站住。

 

    他伸手松了松王杰希的围巾,笑话他:“你也太夸张了,就算东京比我们那乡下地方还要冷,也不至于把你冻成这样。”

    

    王杰希懒得和他说为了表演方便他里面穿少了,反正走一走很快就会暖和。

 

  “带你去吃点不一样的。”喻文州拉着王杰希往门口走,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们窃窃私语,可是眼角眉梢挂着的无一不是艳羡和惊叹。

 

    喻文州在东京念的军校,正门斜对过的巷子里,有一家不起眼的料理店,一直到菜上齐,王杰希才领悟了他话里的意思。新鲜的蔬果在本州岛并不多见,但是这家店却给得很大方,用一个中型器皿装着,没有基本的定食,烤年糕,糯米团子,便是长得最像主食的料理了。一锅杂烩汤,保不准能从里面捞出点什么来。

 

    店主居然还认得喻文州,不过他原本看着就没什么变化,合他一贯风格,稳重,安定。

 

    是夜,星星缀满夜空。军营宿舍的二层楼,居然还有能探出身去的阳台。喻文州撑着内室的墙面看探出身去的王杰希时,那人刚好回过头,一个臂弯,半个满怀,良辰美景,默契自如。这要是还不做点什么,就太可惜了。


—TBC—

换手回来写写这篇,不出意外的话下一夜就是完结。

临到文末添了个壁咚,有人看出来了么~ ^^

评论(2)
热度(32)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