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喻]花与少年06

06

叶修后来曾在某此专访中开玩笑地说:“文艺圈这个地方你看着都清高,无欲无求清静无为的样子那都是装出来的,要真那样还不都得饿死?呵,其实吧,是有点乱,而且这种乱没有什么偶然性,撞上了就撞上了,就必然会发生点什么的。然后就成了外头人说的‘贵圈真乱’。”

 

喻文州直接刷了备用门卡,有的人喝多了会直接沉沉睡去,他不知道张佳乐是不是也会这样。传言说他酒量不差,几乎从没醉过,推门进去亲眼看了才确认传言不假。张佳乐靠在长沙发椅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目光正对着门口。像是在等人。

 

喻文州亲眼确认过后像是松了口气,松了松领带,“其实你今天不必喝那么多。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就是有点上脸……看上去挺那啥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点热,“不过好久没那么开心了,出个门大风大雨得折腾,好像还挺值。”

 

喻文州就着热水壶里的水冲了一杯袋泡绿茶,递到张佳乐手边。顺手拉上了窗帘,没留心脚下,就忽然踩到了什么,“啪。”的一声把电视机打开了。

 

“你忙完了?”张佳乐抬头问他。

 

“算是吧,其实我的部分下午来找你之前就算是完成了。晚上都是些余兴节目。”他蹲下身捡起遥控器,抬头的时候蹭到了张佳乐侧过的脸颊。

 

“挺未雨绸缪啊。”张佳乐抬手按住了喻文州握着遥控器的那只手臂,抬起下巴用刚好盖过新闻女主播的音量说,“小喻,我没你想象的那么甜。你确定你不会看走眼?”

 

“我知道你其实喜欢喝黑咖啡,不加糖。”喻文州承受着张佳乐加在他手臂上的力气,依旧把遥控器稳稳得放在了茶几上,“喜欢了,就没得选。”

 

然后酒气铺天盖地,混着花香。第一次闻到的时候喻文州以为那是张佳乐的香水味,直到下午他才知道了真相,那是他惯用的洗发水。

 

玫瑰香混合着海洋味的古龙水,复杂的味道,远没有看上去的那般,成分简单。

 

张佳乐拉着喻文州的领带直接把人带到床上,按着他的后脑勺吻他。喻文州压在他身上,他身体上每一寸每一秒的变化张佳乐都能感受到。还没来得及脱外套就被卸了皮带,衬衫的下摆几乎是用扯的,墨绿色的内裤下的器官已经充血勃起,兴奋得勾一勾裤沿就要弹跳出来。

 

身体那么诚实,喻文州难得露出了羞怯的神情。可是他很快就被吻得忘记了要害羞,张佳乐勾着他的舌头像是在邀请他共舞,他甚至不能确定是晚上的那一瓶赤霞珠还是此刻搂着他的更让他迷醉。

 

一眨眼就脱了个精光,张佳乐玩弄着喻文州的乳首,听到他抽气的声音,就把唇舌凑上去给予更进一层的刺激。一直安静得,沉稳地坐在观众席或者会议桌前的青年才俊被自己压在身下,激起了他强烈的,占有这个人的渴望。他伸向床头放着保险套和润滑剂的小盒子。这时喻文州侧了侧身,试图坐起来,又伸手撸了撸自己的小兄弟。

 

张佳乐拿着必需品回过身来,看见喻文州的反应一脸的耐人寻味。他舔了舔嘴唇用克制的声音问“你是不是……总是上面那个?”他没等喻文州回答,就吻住了他不让他出声。如果不这样做,张佳乐怕自己下一秒就会笑场。喻文州在缺氧以前反应过来了张佳乐说的,更加没了脾气。

 

被湿润的手指玩弄后穴的感觉很有些诡异,张佳乐上人的技术毫不逊色于他的舞技,没两下就让喻文州识趣得手脚并用攀住了那朵妖艳硕大的花。

 

这可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TBC—

*作者想静一静……

**当然留言还是会看的。

评论(2)
热度(33)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