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乐喻]花与少年03

03

*有逆双花

大千世界对十七岁的张佳乐来说就跟万花筒里的花儿似的令人向往。他东南西北抓阄一般挑了一个地儿,准备浪迹天涯,然后就踏上了向北的火车。

 

然而理想总是丰满,现实总是骨感。于是在一连几天出不了门的沙尘天气里,张佳乐会带上一个保温杯,一根大毛巾,在租住屋楼下的练习室里耗上一整天。保持状态,编排新的动作,寻找灵感,总之一刻不曾停下。

 

在无数人的回忆里,都曾出现过的追梦少年,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某天下午,孙哲平敲响了练习室的门。张佳乐先是把门拉开了一条缝,透过折射着浮尘的光,门外的人一手还插在裤兜里,却将另一只手伸向了门里的自己。

 

“嘿,你好像跳得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那样的一个瞬间,在电影里被置换成了一个虚化的镜头,为了突出角色的性格,强化他的主观意愿,黄少天回头的瞬间,脸部特写以后的下一秒,只有练习室窗框上的斑驳痕迹清晰可见。走廊上的光线昏暗依旧,满满都是回忆的色调。

 

那是无法复刻的时光,只应该用记忆埋葬。保温杯里装的从白开水变成了黑咖啡,多了份苦涩,浸润在甘醇动人的香气里。

 

喻文州回到广州的半个月后就收到了张佳乐的邮件,照片主题,背景介绍,设计建议一样不缺。几经筹备,新锐摄影师浅花迷人的不定期专栏“花与少年”,正式刊载。

 

专栏早期的风格并不稳定,在栏目人气榜上的表现时好时坏。蓝雨的老板向喻文州打听浅花迷人,主动向他建议趁着年末公司年会,把张佳乐也一起叫到广州来当面再聊一聊,这番打算正中喻文州的下怀。他神色如常,谦逊有礼地应着:“好,那我这就去准备。”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日子过得临到了头,祖国山河的下半截版图,深一截浅一截得都被蓝色覆盖了。张佳乐搭乘的航班在一场瓢泼大雨中起飞,又降落在另一场瓢泼大雨中,延误了整整四个半小时。他坐在蓝雨派来接机的车上,一身汗夹杂在无孔不入的水汽里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到了酒店给喻文州发了消息来不及等他的回讯,就把自己扔进了浴缸里。

 

等喻文州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张佳乐刚好在一池子的热水里打了个盹。他恢复了点精神,低头系着浴袍的带子,湿濡的发梢上的水珠像断了线的珠子滴在他突出的锁骨上,浴袍的绒面上,酒店的地毯上。喻文州定了定神,把暖气调大了一档。

 

“那么急着见我?我还没搞好呢。”张佳乐扯了架子上的毛巾揉在头上。

 

“晚上吃饭给你改了地方。正好叶秋和苏沐橙,还有楚云秀过来的路上都出了点状况都错过了下午的研讨会,索性我们一起另外开一桌,晚一点少天也过来,这样你和叶秋都可以自在些。”他从抽屉里找出了吹风机,接上电源示意张佳乐背对自己坐下。

 

“衣服,还是穿正式点吧。老板也还是会来的。”喻文州自己一身笔挺的定做西装,蓝雨的老板讲究排场和做派不是一两天,他也是才做完研讨会的收尾工作就来了。上一秒还在台上致感谢辞,此刻却在客房里拿着吹风机给张佳乐吹起了头发。

 

“喻总你服务太周到了。”张佳乐微低着头,方便喻文州摆弄他一头湿发,又嘀咕了一声,“你对别人也这样?”被吹风机的蜂鸣声盖过。喻文州显然没听见,差不多半干不湿了就把吹风机塞回了张佳乐手里。

 

“剩下的你自己弄吧,弄好了早点下来。我出去让他们差不多把餐点准备起来。”喻文州的手在张佳乐的浴袍上蹭了两下,但是他再怎么小心,前襟上依然湿了一小片,张佳乐一转身就看到了,一顺手就就举起了吹风机。

 

暖风抚平了湿意,有人比你自己更在意你。


—TBC—

**24小时内第二发,能不能算双更了嘛~

***如何拯救陷入回忆杀而无法自拔的作者,急,在线等。

评论(5)
热度(37)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