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乐喻]花与少年02

02

必须承认,即使那一瞬间进来的是喻文州,他也给不了那样足的感情。

 

他们的认识就像是上辈子就约好的。张佳乐喜欢这种说法。

 

张佳乐在新开的咖啡馆帮在熟人拍店铺宣传图,他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会像这样心血来潮。店面装修的风格有种北欧边陲小镇的感觉,淡定脱俗。大地色的墙面,蓝白色的桌椅和陈设。喻文州在玻璃墙外偶然看见张佳乐,就进来买咖啡喝。新店促销买一送一,店员建议另一杯赠饮如果喝不完又不想带走,可以寄存在店里,在纸杯上留下字迹,指定某种气质类型或者外貌特征的人赠送给对方,传递温暖的讯息。喻文州觉得这个由“待用咖啡”演变而来的点子不错,付过了钱,用马克笔写了“Like a flower with a smile”递给店员,指指靠在另一边墙上拍着花花草草的张佳乐。

 

他没有刻意得压低声线,而张佳乐的五感和他的舞技一样出众。他们俩保持着距离谁也没有向谁更进一步,一直到邹远进来和张佳乐汇合,张佳乐拍了拍他的肩,让他去把那杯“Like a flower with a smile”领了。听话的少年不明就里得照做,店员看了眼坐在一旁的喻文州,又看了看店长,店长看了看邹远又看了看张佳乐,亲自去准备咖啡的时候不小心笑出了声。

 

结果临走时喻文州去收银台买了五杯咖啡,折算成十杯待用,指定留给张佳乐和邹远,兜里揣着张佳乐送的百花剧团的晚场票。出门打了辆车,走了。

 

后来店主再没见过喻文州,张佳乐倒是依旧经常来。也没有人刻意再去提及这段往事,包括店里的照片,张佳乐也只是留了发给店主那份文件的备份。

 

但这故事,其实是有后续的。

 

喻文州第二天如约去看了百花剧团的演出,结束以后拎着一盒芝士蛋糕去后台找张佳乐。他递出了自己的名片,“蓝雨文化”的副总监抬头一出,热情的后勤人员便以为是来找台柱谈合作的,直接把人带到了他的个人准备室。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还没来得及换掉演出服,额头淌满汗,手捧着四五个花束却还在和门外不知是后台工作人员还是进来看望他的粉丝嘻嘻哈哈的张佳乐,撞了进来。

 

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准备室里多了一个人的情况。那半年里来找张佳乐谈合作的人数不胜数。孙哲平的离开,繁花血景的消失,无数人揣测张佳乐会选择单飞。但是他本人,就好像从没有打算过自己未来的出路一样,照常上台,照常演剧,照常训练。

 

“现在的这出‘百花缭乱’比起你当初看的‘繁花血景’如何?”他终于端着水杯坐下,黑色的背心已经湿透。在咖啡馆听说喻文州认识自己并且看过他之前和孙哲平巡回公演的“繁花血景”之后,他的态度微妙得变了。

 

“我觉得都挺好的,最关键的是,你还是你。”喻文州拆开了蛋糕盒,切了一块芝士蛋糕放在他面前,“我今天是来请你吃宵夜的,不准备谈公事。”

 

结果还是谈了,所谓的公事是咖啡馆里话题的延续。喻文州邀他在蓝雨旗下的文艺期刊《索克萨尔》上开设不定期专栏,发一些照片配以简单的文字,记录一个舞者的成长经历或者心路历程。他这次来昆明出差,一方面是和当地的两家出版社和他们背后的渠道商谈合作事宜,另一方面是为《索克萨尔》来年的改版作先行筹备。

 

他在搜集出版社资料的时候,在网站上看到了百花剧团的友情链接,顺着点过去,才发现百花剧团主页上的照片和设计,都是出自张佳乐的手笔。

 

那天喻文州没有立刻收到张佳乐的答复,他说等他把蛋糕吃完,然后再考虑一下。


—TBC—

*应该说是回忆杀两连发。还有一发十七岁的张佳乐。继续努力ing

评论(3)
热度(39)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