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乐喻]花与少年01

*一点点周黄

逆双花可能,我还没想好。

 

01

“喻文州我告诉你这戏我还真不演了?!你嫌我年纪大了是吧?大风大浪看多了表情肌肉不灵活了?你让他替我?17岁的我一天都说不了他三分钟的台词!你这叫Out Of Character!”张佳乐甩了台本,一阵风一样出了休息室,走太急带着把保温杯摔在了地上。手机钱包车钥匙把风衣的一个口袋塞得鼓鼓囊囊,他仍然是用走的,然而喻文州还是没有追上来。他转身就跨上SUV,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喻总……”黄少天还没琢磨回劲来,也不知道这戏要怎么配合演下去。喻文州反倒像是松了口气,捏了捏眉心看了眼表嘱咐郑轩:“你给张新杰打个电话,通讯录里有他座机,就打那个,就和他说‘原先对好的说辞让他别忘了。’还有……”他停顿了一下。

 

“算了。就这样吧。”

 

结果那天下午喻文州像没事人一样的拉着其他人赶进度,黄少天依旧在旁边看别人怎么演。他的那一个镜头被无限期押后,喻文州也没告诉他到底什么时候拍。他走进走出和人打了几通电话,又一遍遍得和楚云秀交代说女主角感情内敛但是敏感,说这段对白时是这样那样想的,这里要掉泪,那里含着泪花就最好。楚云秀的经纪人在旁边看着有点不太高兴,原本来约谈的时候说好是本色出演,烟雨那边才放的人,黄了楚姐的好几场走秀,损失自是不必说。要不是楚云秀自己早就有转演员的打算,打过点根基,还指不定要怎么折腾。

 

楚云秀和喻文州聊完了,跑到一边抽了支烟,补了妆。边吃唇彩眼神边往喻文州身上飘:这还能不是本色出演?本尊都搁那儿站着呢。

 

晚上喻文州依旧宿在了就近找的星级酒店,张佳乐一晚上都没回来。

 

张新杰把张佳乐载到了拍摄现场的时候他怀里捧着相机在助手席睡着。太阳太暖和照了他半路然后他就这样睡着了。楚云秀按照喻文州的授意和张新杰换手,笔直地把车开到了最远的十字路口。

 

摄像机一路无声地跟着,像是怕吵醒谁。

 

掉头开回停车场的中途张佳乐就醒了。他把头歪在车窗上看楚云秀:“喻文州怎么总能让人都那么死心塌地得跟着他?黄少天也就算了,你也随着他,你就不怕被他卖了?”

 

楚云秀把头发捋到而后,她为了这个角色剪掉了原本的大波浪,现在的造型齐肩,中分,金银交错的耳坠衬得她更利落了不少。她把着方向盘,目不斜视摇了摇头,“角色需要,不能告诉你。”

 

然后张佳乐下车的时候依旧“砰!”得一声响。郑轩被惊得缩了缩脖子:“乐爷这是气还没消呐……亚历山大。”

 

可是他护着相机的手,温柔依旧。那天下午张佳乐一直没有离开摄像机,看着黄少天演绎的那个十七岁的自己。偶尔举起相机咔嚓几张,取景框里都是满满的“花与少年”。

 

他知道喻文州都记得,也知道喻文州是故意的。他什么都知道。周泽楷捧着满满一大束玫瑰花从后门溜进来的时候他端着相机没看见,镜头里的黄少天的演技像突然福至心灵,满脸的意外之喜,还有点惊慌。他没错过,咔嚓声不停。

 

喻文州昨天告诉他,黄少天会在片中客串,演他十七岁和之前的几场戏。他没说原因,只说是公司决定的。他觉得自己还没有老成到要人来替他。

 

黄少天十七岁的时候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少年作家,被蓝雨文化看中,继而重金签下。而他十七岁那年开了摄影专栏,旅居昆明,认识了孙哲平。

 

他放下相机的时候,就真的什么都知道了。

 

他回不去那个“花与少年”的时代,但是他可以走的更远。

 

喻文州示意这一阶段的拍摄结束,明天放假,剩下的等后天叶神来了再说。他说着把披肩盖到张佳乐身上,把保温杯塞到他手里。

 

张佳乐低头喝了一口,又香又苦,又酸又甜,是他最喜欢的豆子的味道,产地云南。

 

喻文州总是可以比他自己,还要懂他。


—TBC—

*抓着喻总生日的尾巴开坑,乐爷生日是死线。压力山大_(:з」∠)_

**LO主觉得自己每分每秒都要精分…… T    T

***没有留言就撒泼打滚,有留言下次就双更!!!

评论(7)
热度(84)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