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缘谈夜谈·第二夜

第二夜

 

    蓝雨驻军门口开过一列纵队,领头的黑色骏马拉着一车鲜红的玫瑰,看热闹的妇人们窃窃私语说不知是哪家的少爷要和心仪已久的小姐求婚。惊动了营里的一众单身汉。

 

    喻文州穿着军装在后院里看小卢练剑,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却对周围按耐不住的众人说“想看就去看吧,这阵仗想也不是常有。”原本各自对练的人哄一下就散去了。

 

  “明治养士,大正养国。我们是都遇上了好时代啊。”等卢瀚文的竹刀收了势头,他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未来就要看你的了。”

 

    镇上方圆十里的人都知道,蓝雨驻军管事的中校是一个风雅之人。偶然逢上这位大人巡街,那些写着绯句的手纸,撒了花汁的罗帕总会有一两件,落在随行军士的肩上。每当这时喻中校会笑着向四周的人摆摆手,聊以示意。

 

    后来,京都的军务和地方上请求共议的信件渐渐多了起来,他就不常出去巡街。唯有每月几天休假让司机把车开到半山。据他所说山上有一眼温泉,他磨了那处许久,又拿自己经年的旧伤说事儿,人家主人才许他每隔些时日去山上疗养。

 

    然而每逢喻文州下山前两日,总有些小商小贩模样的人,坐着索道上下。每下到一处,都摸出好些银两,买一些常用的物件,或是别的什么。

 

    “又收了什么新的玩物?”喻文州把酒盏里的清液一饮而尽,零星的两点金箔附在杯底的锦鲤身上,等王杰希刚好把信件写完,搁下笔,内室里古旧灯座上的烛光就开始忽明忽暗起来。

 

   “一柄盲僧琵琶,丝弦俱在,倒也不是很稀奇。只背带纹饰特别精致,而佛珠一直有人把玩,很是光鲜。”他边说边把信件塞进封筒,挑开竹帘和喻文州并肩坐下。“只是光我收着也可惜,我又不会用。还是想托给京都宗室的人,找个更好的去处。”

 

    “大概是上一任主人新死”喻文州慢吞吞给自己斟酒,他泡了温泉出来,半湿的额发还透着新鲜的气味,“你倒手脚麻利,也不怕闹了神道鬼道给自己找麻烦?”

 

     王杰希没接话,只是把五指埋进了他湿滑的发间,和喻文州接了一个吻,偷了半口酒,咽下去之后又主动攻城略地,不消片刻又攻守逆转被予取予求。

 

    “微草家一直到我去法国以前,都还会做些法事,也有代代相传的咒符。”他微有些喘,脸上泛着点薄红,“原本只传到上代家主,就算如今宗族留在了京都,我也还是略懂一二的。”

 

    “然后你又学了西洋的占星看相之术。我总觉得你出去学琴只是做做样子的。”喻文州凑过去搂着他,说话喷出的热气都集中在一处。

 

    “做样子能给谁看?”一说到正经的学问,他的神情就会变得认真。

    “我看。”腰带却不知何时散在了一处。

    “你不是看过了么,唔。”不经意又被渡了一口酒。

    “百看不厌。”笃定而认真。

 

     求婚的马车载着甜蜜的誓约开进了府邸,夜色下的茶花落在恋人交握的手背。

 

     今晚的月色真美。


评论(7)
热度(40)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