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缘谈夜谈·第一夜


第一夜

    彼时他们靠在木制的廊道上求欢,暗色的走道通往半山,王杰希怎么也系不住的腰带散落在地上,羽织半遮半裸着上身,单手撑在身后,起伏得有点艰难。喻文州也不动,故意按捺着瞅着他,月色稀薄五官轮廓只能看个大概,可王杰希依旧强忍着被缓慢撑开的不适和堪堪逸泄出口的呻吟。半山的夜,浸透了山涧小溪的凉意,身上的人渐渐失温的胸膛和炽热的内部挤压着喻文州的理智,趁王杰希俯身的时候一把将人拉近了怀里,还没完全准备好就被贯穿了的痛楚令他一时半会儿只剩下抽气的声响。略微缓过劲来还没来得及发怒就被讨好得吻住了唇角。

 

    “抱歉。”喻文州的语气里含有歉意,动作却更为放肆。庭院里,前一刻还倒映着漫天星光的眼底盛满了夜色。王杰希被放倒在地板上,面对喻文州的顶弄,很快就只余下了细碎的呻吟,积累的快感蔓延到四肢百骸,意识尚且清醒,滚烫的热度和热切的索求,将所有顾虑都碾压殆尽。

 

    夜再长,梦再多。褪了千头万绪,只留一夜贪欢。

 

    翌日,天色还早时,喻文州就披上风衣外套,慢悠悠得下到了半山腰。下山的索道都还没开,挑着担的农夫挨成一排,新鲜的瓜果就堆在脚边,喻文州摸了摸身上的零钱,随便挑了些,用墨绿色的围巾兜着又原路折返。

 

    耳边是荣耀溪潺潺的水声,虽说比起京都的鸭川差远了。但此刻这声响,喻文州听着,却是最悦耳动听的。

 

    刻着家族纹章的大门从里面打开,高英杰在门外看见捧着水果的喻文州,愣了一下神,又很快地躬下身来:“喻中校,早安。”便要上前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被喻文州不着痕迹地避开,径自往内屋走去。

 

    熟门熟路得穿回卧室,王杰希果然还在睡。另一侧的被褥早就凉了。

 

    然而王杰希却是被热醒的,两层的被子盖在他身上。初醒时眯缝着眼,脸颊捂得红红的。喻文州正面对着他席地而坐认真地剥着手里的桔子,柑橘的香气在他手中扩散。

 

    昨夜荒唐的情状已经被此刻内室的舒缓静谧收拾干净,除却被窝里王杰希后腰上两道红痕,他翻了个身,仰天掀了原本喻文州的那床被褥,对喻文州递到嘴边的桔瓣努了努嘴,像还在起床气。

 

  “很甜。你不是嫌热么?”

 

    始作俑者这么说,简直是十成十的坏心。可这毕竟是微草的地盘,王杰希想了想,接招。

 

   然后他们就靠着墙接吻。满室的柑橘芬芳。


FT:打人不打脸……五百混更。说好的复健因为自己的作死一路卡卡卡。

评论(2)
热度(50)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