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一夜无梦·END

重修,一发完结。新年贺文来的  ><

——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今天的‘夜谈竞技’,今天坐在我身边的两位小伙子,相信此刻静候在电视机前热衷电子竞技运动的年轻人,和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夜猫子,尤其是‘荣耀’这款游戏的忠实玩家一定不会陌生。他们刚刚结束了远在瑞士苏黎世举行的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并且捧回了冠军奖杯。下面就有请两位和我们的观众朋友再介绍一下自己。”

 

“大家晚上好,我是本次代表国家队出征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喻文州。”

“我是王杰希,也是此次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国家队的成员。”

 

“两位都很谦虚啊,是不是不太上这样的直播节目所以有一点点紧张?那接下去就由我来给观众们透露一点他们的个人资料。”

 

“坐在我右手边的这位喻文州,是本次中国国家代表队的队长,同时也担任荣耀第六赛季冠军,G市蓝雨战队队长。是一位擅长捕捉和预测对手动向,把控场上整体局势的战术型选手,因此他在‘荣耀’里所使用账号卡‘索克萨尔’也是以控制见长辅以高暴击伤害的术士角色。

 

“他身旁的这位王杰希呢,则是有着‘魔术师’称号,以高效多变的个人风格见长的荣耀魔道学者‘王不留行’的操作者,同时也是两度囊获荣耀联盟冠军奖杯,B市微草战队的队长。”

 

导播随着访谈的深入,切换了几次摄影师的机位,但是每次都给足了喻文州和王杰希镜头,以至于坐在客厅看着隔天的重播,王杰希还有种身临其境的恍然。

 

“这下子战队和赞助商给你补拍再多的侧写也没用了。”喻文州抽走了王杰希手里的遥控器把咖啡杯搁在了套间的茶几上,倾过身吻了吻王杰希的眼睑。

 

“那种东西本来就没什么用吧,算是心理安慰剂?”王杰希微微闭上眼,依着喻文州的姿势后靠在沙发上,顺势按住了喻文州企图作乱的手。

 

体育频道的重播在隔天下午时段,原本这档节目就因为时段的关系一直不被看好,得亏了第二天是周末,重播的收视率才有了些保障。预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是这期的节目无论直播还是重播都打破了历史峰值,极力促成这一台戏的编导在重播过半的时候就给喻文州去了电话,惊喜之余还想做更长远的栏目规划。

 

“联盟这边原本就想极力争取,配合您工作是应该的,那我回头再问问,您也帮忙问问?哎好,辛苦您了,我们保持联系。”刚刚挂断,手机就被稳稳得扔到了沙发的另一端。原本给王杰希泡的咖啡已经放凉了,喻文州忘记王杰希有定期戒断咖啡因的习惯,一时想秀手艺,自己端来尝了尝,觉得还是远不如苏黎世的街头咖啡馆。

 

王杰希依旧蜷着两条大长腿,枕在喻文州的大腿上。沙发是两人一起去一家专卖店挑的,素面,菱格纹,软硬正好。即使是电视台打来的电话也没有让他舍得从沙发上起来,T恤的下摆似乎因为重复的洗涤缩了水,一小截腰线暴露在了空气里,他想要条毛毯,盖上来的却是喻文州的掌心。熟悉的手法沿着侧腰一寸一寸地把紧绷的不适驱散。喻文州知道他没有真要睡的意思,就把刚才电话里的事说给他听。

 

——

做完节目走出直播间,接过电视台的小助理递过来的水润了润嗓子,两人便一前一后去衣帽间拿外套准备走人。深秋昼夜温差大,他们也只是在队服外面套了件风衣,靠里侧站的王杰希顺手把喻文州折进去的领子翻了出来。

 

“钥匙在我这儿,我去把车开上来。”

 

走廊里迎面遇上了刚才节目里的主持人。喻文州上前同他握了握手表示感激,又寒暄了几句。

 

“你们大伙的关系是不是都很好啊?”主持人下了直播台就很爽朗,笑着指了指在前头等电梯的王杰希,“之前可是听说你们两队一直是‘宿敌’,网游里还闹出过很大动静?还担心采访的时候会有意外收获呢。”

 

“每次荣耀联盟决赛,为争一冠总都是全力以赴的。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玩家们血性也都很足,中断了王队的微草王朝,指不定记恨我到什么时候。”喻文州看似无奈得和主持人说着往事,看着主持人一脸被八卦惊到了的表情依旧不露声色。“虽然王队比我早出道一年,彼此却一点都没有前后辈的疏离感,大概就和我们蓝雨抢了微草这一冠有关。”

 

“哎,别当真啊,都是玩笑话。”闲话过后,喻文州又一脸正经地澄清,“其实大家下了赛场私交都是不错的,尤其这次远在异国他乡,彼此都得相互照看。”还在进电梯前狡黠地和众人眨了眨眼。

 

原本荣耀联盟的发展得就比预期要快,因而在一些要紧的职能上也总是缺人。当初在B市买房,喻文州就是想好了退役后的去处的,只是究竟是在联盟任职还是有可能会往更上一层的机构安排,还未有定论。国际邀请赛之后的事,照目前来看皆是能帮衬就帮衬着,走一步算一步。

 

王杰希早就知道喻文州的算盘,在事务性的工作上喻文州的游刃有余正好给了王杰希更大的自由度。反正微草里入选国家队的目前也只有他一个,队里又在调整新的打法,正更多地侧重团队配合和即时战术。他身为队长,更倾向于启发性的抛砖引玉。身上的担子轻了,“魔术师”也得以解放,除了偶尔“高枕无忧”的美梦被打破外,简直称得上现世安稳。

 

回到住处,刚过了十二点。等喻文州回完邮件关了书房的灯踏进卧室,王杰希已经歪着脖子睡着了,他爬上床,把人圈到怀里,亲了亲恋人的侧脸:“晚安。”

 

当最后一盏暖黄色的灯被熄灭,被窝里,无声的十指相扣。

 

——

 “可能刚开始了解电子竞技运动的观众不知道,这几乎是一项公认的‘吃青春饭’的竞技运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电竞选手都将面临着相当大的生存和竞争压力。而从中脱颖而出的选手,就会像今天坐在我身边的这两位,肩负起更重要的责任。”

 

“不敢这么说,战队的同伴和工作人员功不可没。”

“当我们还在网游里并肩作战的时候就很清楚,‘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这是我们刚出道时一位前辈说过的话。王队可以说是身体力行得贯彻始终。”

“彼此彼此吧。”

 

“据说此次国际赛上王队的打法和在微草战队时的套路不太一样,给对手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我们看到首发阵容上您经常是打头阵的。这是喻队的心理战术么?”

 

“是有这层考量,当时也问过领队和他本人的意愿。”喻文州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自然而然得和王杰希对上了半秒,他没有喊他的名字,并肩而坐的距离,聚光灯下连脸上最微小的毛发都能看清。

 

初遇时循着话音的回首,碰触到这个人的视线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的神情,前后相差一个赛季,彼此都是对方关注的重心,又不知从何时起,关注的视线也从赛场,延伸到了各自的私人领域。想要开诚布公,似乎动一动念头都可以水到渠成。

 

“让我们在节目的最后,再来回顾一下本次荣耀国际邀请赛中国队员们精彩的发挥。”

 

节目最后以国际赛上的精彩集锦收尾,视频的制作显然花了不少的心思,单挑赛场上却邪的火光,冰雨的剑气,甚至连灭绝星辰落地时的特效都完美渲染了,但要说到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场面——

 

百花缭乱在不断叠加的光影里调整着走位和面向,王不留行在地图侧面的助攻,可攻可守无法预测,史无前例的组合在两次试探后成功撕开了对手号称“欧洲最强堡垒”的防御阵型,黑雾和咒文在己方阵地的上空凝聚,灭神的诅咒上的宝石耀眼夺目。

 

即使片尾只出现了一瞬,王杰希也绝不会认错索克萨尔的身影。藏在宽大斗篷里的的术士甚至看不清楚五官轮廓,可这一点也不重要。

 

保持一个姿势久了,又被揉得很舒服,王杰希坐起身后就犯了懒,后仰在沙发靠背上闭上了眼。绵长的亲吻如约而至,他心领神会地弯了唇角,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就算闭着眼也能感受到,这个人眼里的自己有多重要。

 

——

王杰希在一整个下午里第二次仰在沙发上的时候突然觉得,国际赛结束后的这个短暂假期里,自己是不是有些惫懒过了头。然而这片刻的走神很快被喻文州察觉,原本真刀真枪得就要直奔主题了,突然就慢了下来。半到不到的时候最要命,被细致扩张了的地方一阵阵的空虚,王杰希索性弓起身子自己动起手来,喻文州就这样看他,直到见他小腹紧绷,足背弓起无意识地在自己腰上乱蹭,便知他要到了,一手按住他自慰的手,一手拉开了他的大长腿。

 

王杰希几乎是在失控的状态下被进入,并射了精,浊液沾了一手,脸颊上还有泪珠滑落。然而罪魁祸首此刻也不好过,握在腰侧的手力气大得惊人,却不觉得疼。后穴收缩适应着异物带来的热度,刚缓过劲来,就被更激烈的动作弄出了声。

 

一晌贪欢,终是以浴室里杂乱无章的水声和偶尔逸出的呻吟声收尾。喻文州才冲了个七七八八,就被王杰希扔了一脸的浴巾赶了出去。

 

换了身衣服,按亮了平板,打开微博一看两千多条评论和转发。

 

李迅V:“当我们还在网游里并肩作战的时候就很清楚”——喻队和王队究竟什么时候在网游里并肩作战过?中草堂X蓝溪阁?幸福来得太突然!求八卦求详细@喻文州 @王杰希 

 

原来是做节目的时候王杰希说过的话被人捕风捉影了,又有电视台里的工作人员跑出来添油加醋说节目录制现场如何如何,描述得绘声绘色煞有介事。喻文州点开“评论并转发”,直接圈上了叶修——

 

喻文州V:这要问叶神了,@叶修无论是在嘉王朝还是在兴欣,都为我和王队之间增进了解,建立感情创造了极好的条件。^ ^

 

他们俩的关系,要瞒过朝夕共处如黄少天,或者知根知底如叶修,显然不可能。但平日里在各种场合都藏好了,又分寸得当,看出点什么来的人,也都心照不宣。原本这台节目就该是叶修和喻文州的场子,叶修此刻的救场自然是十分的到位,十足的嘲讽。

 

叶修V:手下败将,不值一提。都是被哥虐大的。[烟]

 

——

当你找到了一个与你心灵有默契的人,习惯了他的存在和体温,夜似乎也没那么长了。

一夜无梦,人生美事。


-FIN-

free talk:从14年病到了15年……我真的没有病坏脑子嘛?!我怎么觉得大眼已经快要变成一只喵星人了_(:з」∠)_谁来告诉我这只是幻觉……

评论(2)
热度(110)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