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张佳乐X张新杰]寝不足-Nebusoku-下

他拉下张新杰的手臂,用力堵住他因为吃惊而微张的嘴,长驱直入用舌头丈量他柔软的口腔,一番探路,手上也没闲着,张新杰的裤腰掉到了脚踝。张佳乐摸出管润唇膏,用指甲盖直接刮了一半的膏体在手指上涂开,趁着张新杰换气的时候伸进了一小段指节,感觉到身下的人挣了一下,他的鼻尖蹭过张新杰的发丝,嗅着他和自己同款洗发水的味道,低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试图宽慰他“忍一下……就舒服了。”

 

无色无味无香的膏体在内部化开,触感诡异。蠕动的肠壁欲拒还迎,似乎怎样的抚触都是不着调的。张新杰破碎的呻吟声尽数被张佳乐在唇齿间淹没,被抬起了右腿后再也顾不上站姿,张新杰主动伸出手臂圈住了张佳乐的后颈。身体很诚实,左腿甚至伴随着张佳乐的手指在体内的捣弄阵阵发软,脑子越发清醒,被夹在门板和张佳乐中间,挺立的乳尖甚至偶尔会蹭到张佳乐POLO衫的扣子,他试了试想避开这时不时的折磨,却被张佳乐发现了,受到了更全面的照顾。

 

“啊……”

 

这样一个荒唐的午间,灰尘在阳光里起舞,烟气在窗棱上留步,张新杰绷紧了神经困意全消,被缓慢地一遍又一遍碾过最敏感的地方,视野里张佳乐近在咫尺的脸上,无需赘述的深情。不是在亲吻自己就是在认真取悦自己的唇角,微小的弧度似乎是总是衬着一脸随和,吻上去始终触感柔软。最终连高潮的呻吟都被尽数淹没在了这个由自己发起的吻里,脸上腰上都挂着银丝白浊。

 

“咳……。”张佳乐有点不自然得起了身,“差点玩脱。”他抽出纸巾给自己和张新杰都做了简单的清理,整好了衣裤。两个人拉开了些距离,只是张佳乐的右手仍然搭在张新杰腰际,诉说着占有。

 

张新杰重新带好了眼镜,理了理额前的刘海。他也没料到张佳乐会用这样的方式在一个和床事完全无关的地方把自己折腾醒了。他走了两步,感觉不存在妨碍他办公的不便。

 

彼此纵容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可说。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办公区,张佳乐就端着重新泡了的红茶,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惯用的靠垫大摇大摆得走进了张新杰的办公室。片刻之后,又被轰了出来,悻悻然得打开冰箱拧开了一瓶可乐。

 

有人醒了神,有人爱犯困,还有的人,下午的班愣是上不成。都说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这情浓时分,真是连神都要发火。

一个字,烧。


—end—

不知道会不会被[哔……]

没有啦,下一篇乐攻被乐喻组预定了,所以乐新就先这样吧。


评论(3)
热度(67)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