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张佳乐X张新杰]寝不足-Nebusoku-上

张佳乐给红茶杯里添了热水,端着杯子打着哈欠进了办公室。距离午休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他的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烟味,还带着点甜。卷烟器被搁在一旁的小茶几上,上面还晾着几支他早晨卷好的烟。

 

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热茶,感冒末期的轻微不适很快被压制了。他坐回电脑桌,把显示器的亮度调回负数,护目镜没有再被使用,他继续看着回传回来的设计稿。刚看了两页,区域内的通讯灯就亮了起来。

 

张新杰略显疲惫的声音在按下“通讯”按钮的第一时间传来“你那儿还有烟么?”

“有啊,要哪种?”张佳乐回话的时候连嘴角都上扬了起来,显见心情不错。

“你卷的。”

 

张新杰也只是想出来走走换个气,原本燃起了烟丝抽了两口就想还给张佳乐,却见手工的卷烟因为少了助燃剂,慢悠悠得冒着一丁点的火星很是有趣,就盯着烟丝发起了呆。连张佳乐顺势把手滑进了他衣襟的下摆也没在意。

 

“那么困?”张佳乐好整以暇地凑过去,却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张新杰拍开了脑袋。

 

“过道上。”

“刚午休呢,这个点没人。”

“你不是人?”

“那……我们进去?”

“哈?”

“还困着吧?”张佳乐伸头在张新杰的嘴唇上偷了个吻,“快醒醒。”

 

突然凑近的气息里有浓郁的香草味,那是张佳乐手工烟的味道。不同于冰激凌,香草派,现实的焦糊味里夹杂着一丝丝的甜。张新杰被蛊惑了,伸出舌头想捕捉更多,没有清冷的空气,炙热的吐息挤了进来,他下意识圈住了张佳乐的腰。

 

一吻终了,两个人都被挑起了性致。张佳乐即使在接吻的时候也看着张新杰,根根分明的睫毛,精钢材质的镜框,他眸色暗了暗,把张新杰拽进了隔壁的储物间。

 

“咳咳,咳……”张新杰被某人指尖还没有燃尽的烟呛到了,张佳乐果断掐了烟头往门外一扔,接着双手就滑进了张新杰的裤腰,感觉到那人还没缓过劲来却仍是一凛,伸手按住了张佳乐不安分的手背,却顾此时被得被含住了半截耳垂。听见他气息不稳得在耳边低喃:“我硬了。”

 

这语气听着,就好像“我困了”、“我饿了”、“我累了”一样理所当然。在张佳乐的法则里自然都是理所当然的,七情六欲随性而发,性致上来了能肆意妄为是最好。然而眼下张新杰矜持得捏着自己的手背,抗拒得往后缩了缩腰。他只得伸出左手拴上门闩,直接把人压在了门板上,边啃着张新杰的嘴角,边盯着他看,亮晶晶的眼睛里赤裸裸的求欢。他一旦投入很快就会进入状态,边吻边揉着张新杰的后腰。

 

一直到张新杰叹了口气然后半闭上眼,无奈得出声提醒“别弄在里面。”张佳乐才往后退了半步。抚了抚张新杰身上被自己弄皱的衬衫,拉出另一边的下摆,解开裤头才发现深色的内裤已然染上了湿痕。他蹲下身亲了一下小张新杰,而被抵在门上的张新杰则下意识咬住了手背以遮掩自己可能发出的声响。逆光的眼镜里蒸腾着薄薄的水气,衬着他染上了红霞的脸,张佳乐觉得自己又要失去耐心了。

——————————————————

两发更完!不要多想!LO主是乐本命大家都知道!


评论(7)
热度(73)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