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时亿

以茶,以酒,相敬如宾;
咖啡,可乐,谈笑风生。
{文艺腔}-----------------
---------{八卦心}--------
-----------------{地道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第一 ❀张佳乐❀●●

[喻王]平凡世界3


爪机更文献给喻王。
全文修订了。
之前的下0.5删掉了,
其他两篇修好来补超链接。
依然是…凡人版退役选手ver



王杰希退役以后花了点时间补习了英语和绘画,办全了手续准备到墨尔本学建筑,还在北京的时候,有一天出了画室去见喻文州,逛着朝不如夕的什刹海,两人聊到了要不要分手,当时喻文州笑着扭头说了句“那分了试试?”转身还没迈开步子,就被王杰希伸手搂住了肩。喻文州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得有点厉害,王杰希则按下了对于超远距离恋爱的些许不安。

彼时他们关于未来的种种假设,一定没有“无法容忍对方如何如何”的前提。既想得通透,又有任性的资本,还有应对各种未知变数的底气。没有选择开成公布,只是暂时还不想给“安稳的人生”一条陡然走高的难度曲线。可也许是因为南半球和北半球有着截然不同的天体观测结果,实在难卜吉凶。真的被分手时,王杰希有一半的心知肚明,一半的措手不及。不过既然面对的是喻文州选择的结果……
他下了课回到小叔家,吃饭洗澡进房间,拉起飘窗的百叶帘,对着星空发了一会儿呆。Alger敲开房门递给他一杯加了蜂蜜的热牛奶。这个留着浅金色及肩长发的法国人,笑起来脸上还有单边的酒窝。误打误撞进了小叔所在的生物工程研究所,结果连人带课题被打包进了这套公寓。

转天醒来,太阳已经没过了半张床,餐厅有做好的吐司和煎蛋,还煮着咖啡。王杰希吃完擦了擦嘴,起身想再倒一杯,Alger扭过头来问他需不需要聊聊,正巧门铃响了。王杰希去应门。

门外是一对中年夫妻,很有些年纪,但是从气色和打扮看上去保养得不错。老先生穿着一件青灰色休闲西装,有点旧但依然很合身,女士带着优雅的贝雷帽,单手捧着一个大纸袋,眉开眼笑地和屋里的人挥手致意:
“你们好,我们是前天新搬来隔壁的,以后就是邻居啦。这是我刚出炉的曲奇饼干,请一定要尝尝看,我加了不少蔓越莓。”她示意王杰希直接拿一块,也许是想尽快听到几句夸奖。
“她做饭的技术一般,这些小点心味道倒是真的不错,如果喜欢,请多拿几块吧。”老先生在一旁接了几句。

“谢谢。”王杰希取出了其中的一块,指腹察觉饼干底部有异常的纹路。正准备翻过去查看,面前的夫人突然叫出了声“天啊亲爱的,你看见了吗,今天的第一份礼物,爱的花饼就被人取走了。”

“是的。哈哈,小伙子真走运。这块饼底铺了新鲜的玫瑰花瓣,是独一份的惊喜,愿你有灿烂美好的一天。”

王杰希再次道了谢,把曲奇掰成了三块放在纸巾上。“尝尝?”
“闻着就很香。”Alger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咖啡,在王杰希旁边坐下,“你运气一直不错,所以……你有其他担心的事吗?”
王杰希抬眼看着面前的过来人,“有的。”他说完低头咬了一口饼干,曲奇里蔓越莓果实的酸味让他蹙起了眉。
Alger在餐桌的另一边用手掌撑着头颅,懒洋洋地嚼得有滋有味,笑了,“他也不喜欢酸味,你们俩有地方真的很像。”聪明,强大,以一个之力可以支撑起一个战队,或者一个研究所。
“但是他现在变笨了。”Alger笑着说。

此刻隔着半个地球,对着各自的摄像头,王杰希心里笃定极了。
喻文州还是那样,那个人恋旧、守约、执着、认真,如果有哪里不一样了,便是做出过一次绝断的他,还不如“被甩的”自己,气定神闲。
这样的喻文州,还真是难得一见。

喻文州那头挂了电话,王杰希顺势陷在沙发里,指尖边缘在大理石桌面上摩挲敲击。他在时时刷新着山林大火最新进展网页的地址栏里飞快打了一行字,给自己定了第二天飞北京的机票。

工作可以带着走,如果感情可以被带回来。

落地的时候北京是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意外买到他电话号的姑娘隔天就要出差,他回家放下行李,裹了围巾和帽子就往三里屯赶。在街边的营业厅办完手续,他准备请姑娘吃饭,奈何周末的傍晚,叫得上名字的餐馆都排成了长龙——这近几年才时兴的风俗让王杰希犯了难,总不见得真请人吃顿饺子就算表示了。

手机屏幕被点亮,微信里一条简笔画的鱼跳了出来。

喻文州:路口左转,商场四楼牛肉火锅,a23. 我约的人还没到,你们先上来吧。

王杰希在路口的街边抬头望,玻璃幕墙反光,什么也看不真切。

结果在那位B市的蓝雨粉丝惊讶的目光里,喻文州和王杰希时隔多年面对面吃了一餐——因为喻文州约的人整场都没有出现,而他也吃得很少,边涮着菠菜边和王杰希解释是把人改到了咖啡馆,等一下还要去接。

喻小西坐在那家酒店外围的咖啡馆低头看书,她静下来的时候很像她母亲,喻文州的静气也是遗传自她。王杰希以散步消食的名义跟在喻文州后面,在对街远远看见了,心里发出了一声“啊……。”的感叹。

他笃定喻文州是翩翩君子,却在阳春白雪的异乡淡忘了此处依然滚滚红尘。

直到喻文州开车送妹妹回了学校,回到酒店看到了王杰希坐在自己三小时前的位置上。指尖摸索着咖啡杯的把手,显然是在等自己回来。他有点累,而王杰希太习惯他强打起精神的样子,如果就这样穿堂而过,他又怕自己后悔。

“刚刚把我妹送回了学校,你…要是有事的话,我们先上楼?”

王杰希很快站起了身,幸好稳定的手指保住了杯子的平稳。空气骤然有一丝的紧张,没有人笑。

在电梯里各有所思,脑子里都是和这个人有关的情节或快或慢地回放着。喻文州低头看自己的皮鞋尖,王杰希看到他后颈的衬衫上有一点不起眼的墨水渍。

不起眼,却通晓来龙去脉的痕迹。

“回来得那么快,看来在国外混得挺好?”
王杰希没接话,看着喻文州慢吞吞地换了拖鞋,慢吞吞地烧了一壶水。
“我以为我们翻篇了。”喻文州说。
“那你为什么还带我上来?”王杰希凝视注视着他,甚至止住了呼出的气息。"还向我澄清你妹妹的事。”
“所以,我以为我们翻篇了。”喻文州抬手在上层的橱柜里翻找茶叶。喝惯的红茶空了罐。
王杰希想起近年来叶修对喻文州的评价,“他现在变得有点轴,嗯,也不是有啥不好。换个说法就是执着嘛,你应该懂?”
所以退役之后,喻文州驻扎在蓝雨俱乐部的时间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
“喂。”王杰希双手抱在胸前靠在门框上喊他。他比喻文州高一些,而后者还低着头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
自斟自饮很容易,坦然相认有点难。喻文州心里蒸腾着大篇幅的“道理我都懂”。只是道理,似乎对王杰希没用。

“我是回来找你的。”王杰希说。

喻文州低头抿了一口水,滚烫、清醒、雾气蒸腾。

“不过今天有点晚,都很累了。先休息吧,明天见。”王杰希说走就走,难怪刚才进了门连拖鞋都没有换。
结果换站在门里的喻文州有点懵。

第二天。
喻文州下楼吃早饭看到坐在窗边喝咖啡的王杰希,他终于意识到这个人是来真的。

评论
热度(30)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