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王]平凡世界·中(原地已更^^)

简讯漂洋过海,隔着时差和作息。喻文州洗完澡靠在床上刷平板,开着BBC的新闻节目消除独居空间轻微的窒息感。临睡前他又看了眼QQ,确认王杰希没有发来回复,关了电视和床头灯又睡了下去。

良好的睡眠维持良好的状态。

结果却不太理想,大抵是下午睡过一觉,醒来又处理了一个太过意外的状况,甫一睡着,就陷落了梦境的天罗地网。

他先是梦见在咖啡馆。那次是有个好友赞助了一家新成立的电子竞技杂志,创刊号主打全球化视角下的荣耀赛场,向他发出了采访的邀请。他和俱乐部说明了情况,约在了蓝雨附近。

正如荣耀教科书所预测的,在腥风血雨的第十赛季过去的第四年,他仍然作为蓝雨的队长守护着“剑与诅咒”的存在感和影响力。年轻的采访者据说是刚刚转投的电竞行业,来之前做足了功课,和他并肩坐在沙发的一边,探讨着新生力量的崛起和豪门战队普遍存在的青黄不接。聊到了兴欣战法枪炮气功师的铁三角阵容,还聊到了当年企图挖走唐柔的王杰希与微草。然而话题没有顺着这个方向拐到多年“宿敌”的身上。

身边的女孩咬着笔杆,眼睛里满是诚挚和促狭,和喻队打听起了个人问题。然后她的面容渐渐和喻晓西重叠到了一起。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呀?像苏沐橙那样的?还是像楚云秀那样的?”

无数个人问过他同样的话,从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队友,到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亲戚。那一次的回答,喻文州还记得:

“女孩子当然都很可爱,听说支持蓝雨有不少,谢谢大家。至于你想问的,我觉得我比较喜欢出人意料的存在。”

“哎哎?所以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哇这可不得了。”

“暂时还无可奉告,这段不要写啊。”等哪天公布了才叫真出人意料吧,那样的一天会到来吗?

梦境里短暂的沉思使他立刻坠入了另一场回忆,十二赛季结束后他又率队去了苏黎世。拿下了去年失之交臂的冠军,赛程结束他飞回去做总结,掐着时间飞回了巴塞尔,和逗留在瑞士的王杰希汇合。两个宅男坐观光列车上了少女峰,掏出手机比对了WINDOWS自带桌面和真实场景的差异,又跑到内河游轮上“人间蒸发”了八天。

他们刚在欧洲扬名立万,因而大部分时候都窝在套房里看莱茵河两岸的风景,每天吃过晚饭,王杰希靠在沙发上补本·阿弗莱克的硬汉电影,喻文州偶尔陪他一起看,偶尔拉开落地窗背对着夜色看几页书,再看几眼王杰希。消磨大好时光。


月色洒在河面上,寂静的城市与百年前别无二致。像凝固在地表上的一颗宝石,只有太阳落在往来的人身上,才会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此刻,一船的游人像更像是闪光的沙砾,在黑色的绸缎上缓慢游动。只是喻文州掌心里的这颗,更特别。

 室外的风终于把他赶到了屋内,王杰希正裹着一条薄毯靠在沙发上犯困。他懒得动弹,连喻文州凑上来的时候也只是闭了闭眼。

夜色太静谧,不忍心打破。

【戳】

彼时他们一刻千金,都以为未来还很遥远,醒来却发现天涯路远追过去总是太迟。

喻文州从梦里醒来身体诚实的反应还没来得及褪去,打开电视机却看见BBC报道着澳洲的山林大火,一路燎原都烧上了高速公路,心里顿时凉了下去。他到底会失去什么,到底失去的是什么,瞬间如被烧断的照片掉落了一角,落在地板上眼睁睁燃成灰烬。

他想打电话,摸到手机的时候想起来号码刚刚易主,他按开QQ发送了一个语音通话请求,响了几下以后犹豫着要去按掉,然后王杰希端坐在写字台前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你怎么这个点就起了?”王杰希的语气有些疑惑。

喻文州看着对过屏幕里的人影意识到自己错按成了视频通话,而自己此刻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眼角还挂着微微的红,身后的大屏幕替他道出了拨打电话的用意。

“我还是在墨尔本市区,离山火的地方远着呢。不过那个地方,离我们去过的农场有点近,听说火势已经控制住了……”

“嗯。之前给你留言你没回,然后半夜起来看到新闻。”喻文州低头理了理头发顺便挽回一点头绪,“没事就好,你手机号的事打算怎么办?”

“让她先去营业厅买个新号用上,我正好下个月要回来,到时候再办手续。”

 王杰希面前的咖啡冒着热气,光照充足的办公室给他了镀了一层温柔的滤镜,带着细框的眼镜的他看上去有点不太一样了。

“那就好。我..这两天在北京办点事。那个姑娘的微信我也加了,剩下的等你回来处理吧。我月底就回去了。”

“叶修说老冯还是想你留下?”

“可我不想。”喻文州觉得这个话题要再谈下去就收不住了,于是朝着镜头端出了一贯温和的笑容,“挂了啊。”

喻文州不太像是个决绝的人。他的态度可以很坚决,意志很坚定,但手段通常一是缓和的,让人容易接受。如果这样的人变成了竞争对手,他的缓和容易让对方在不知不觉就着了他的道。而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决绝似乎都和荣耀有关。

好像他们的分手,也不能说完全无关荣耀。



================================

FLAG立得飞起!!!我努力保持!继续加油更!QAQ

要是这章掉了我自己再补~ 

评论
热度(39)

© 昼时亿 | Powered by LOFTER